九霄云奶奶

Amusement under serious thinking.

汉东版 我们结婚啦 EP10 爱的终极告白

片头BGM: Just the way you are – Bruno Mars

 

画外音MC: 经历了前九期的恋爱挑战,终于我们的节目走到了尾声,在最后一期的节目里,我们将让策划推出爱的终极告白,让假想夫妇有一个最后表达心意的机会,在此之后,是一别两宽各自生欢,还是白头偕老琴瑟和鸣,就看各自的缘分了。

 

魔音洗脑播报:一生只爱一人,一次只送一朵,弱水三千只取一瓢,好玫瑰林城造!本节目由林城玫瑰园特约赞助播出!每人可凭身份证预订,一经预订,收货人不得更改,玫瑰一次一朵,一朵生生世世!达康书记爱妻同款限量发售中,赶快下单吧!)

 

画外音MC:节目组特别剪辑了每对CP前9期的互动表现,作为视频回顾,分别送给每一位假象太太,让我们看看她们看过的反应。

欧阳菁看着两人一步步走到如今,倔强地咬着唇角想不要哭出来,然而看到李达康被绑架那段,还是忍不住哭了起来…

(MC:是想到了一些什么吗?)

欧阳:我觉得我们俩做这个节目到现在真的是特别不容易,一开始我是拒绝参加的,后来慢慢一点点看到这些…(哭得说不下去)…我觉得我们真的是经历了特别多,真的是太忙了,有的时候忙着忙着就错过了好多。

 

陆亦可看到两个人傻乎乎的扛着ofo在路边等卡车,看到赵东来陪她六一去打CS,还有两人一起去看话剧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笑中眼角也闪过一丝泪花,偷偷地擦掉了。

(MC:马上就要结束这次的真人秀了,一路走来,什么感受?)

陆:在整个过程中感受的生活还不觉得,看了这些小片段才想起来我们当时原来是这么好笑的,两个人现在的默契比之前好了很多,会有舍不得的感觉,就这样完结了。

 

高小琴看着两个人在海边相遇,弹钢琴唱歌,再到一起去岩台山旅行,最后又回了湖心岛的时候,她仰着头,让眼泪不要落下。

(MC:很多观众都说你们之间是最浪漫的感觉,你自己怎么看?)

高:浪漫是要靠两个人一起创造出来的吧,其实我们也没有刻意的去塑造浪漫的感觉,可能还是说我们之间比较投缘,所以每一次在一起的时候都会特别开心,所以给人感觉是默契和浪漫的。

(MC:有没有想过浪漫的祁厅长这一次会怎么告白?)

高(哈哈笑起来):没有诶,我觉得肯定会有惊喜,但是现在不要告诉我计划哈。

 

从视频刚开始放的时候,吴慧芬眼睛里就已经蓄满了泪光,从她跳下瀑布,育良书记第一次做饭给她吃,抱着她解释一切,一幕一幕间,她没有吭气,但看得出来情绪激动。

(MC:有很多人跟我们节目留言,说你们是最虐心的一对,一路录制,你怎么看?)

吴:我们之前有很多过去,这些过去的确让人比较困扰,所以会让观众们觉得也比较受虐。

(MC:想过原谅他吗?)

吴:不知道,这个问题想过很多次,想不好。

 

画外音MC:告白计划开始前,让我们来采访一下,先生们的想法。

(高李祁赵并排坐在采访间)

MC:有想过要去哪里做这个终极告白吗?

李:没有诶,去哪儿好?

赵:李书记,你的林城万亩玫瑰园多浪漫呐,清场了之后求婚吧。

祁:是啊李书记,你就应该去那求婚啊。

李:成,那就这儿。(说完一脸笑容)

MC:其他几位呢?

高:回到我们一开始认识的地方吧。

祁:想带她去一个只有我知道的地方。

赵:边走边说,边走边唱。

 

(镜头切赵陆CP)

赵东来穿着机车服骑着越野哈雷摩托,拿着一个头盔,等陆亦可下班,冲她使了个眼色,陆亦可会意带上头盔,双腿一跨,上了摩托车的后座。

“你要带我去哪儿?”

“周五的晚上,带你去寻找自由啊。”

陆亦可一只手搂着他的腰,一只手拍打着他厚实的背,“你不说我下车了啊。”

赵东来大喊,“我们沿着公路看看,有没有有趣的风景,好不好?”

陆亦可靠着他的背,摘掉了制服上的领带,揭开了衬衫最顶部的扣子,双手展平,迎着路上吹来的阵阵凉风,笑着喊道,“好。”声音悠长,蔓延开来。

 

(镜头转到康菁CP)

达康书记第一次在一个周五的下午早早的下了班,把车停在了欧阳工作的地方,来接她下班,欧阳菁有点儿吃惊,“你这是要带我去哪儿?”李达康握住她的手,冲前面的司机指示道,“小王,转右,从C3口上京林高速。”欧阳看着李达康,疑惑地问,“去哪儿啊?”李书记霸气的从握手变成了搂肩,一下子拥欧阳在怀,气音对着她耳边说,“欧阳,别问了,到了就自然知道了,路远,先睡一会儿吧。”

 

(镜头转切祁琴CP)

祁厅长的把吉普车开得飞快,带着高小琴一路在高速上兜兜转转。

“同伟,你这是要带我去哪儿啊?”

“你还记得我常跟你说的那个浑沌的故事吗?”

高小琴甜甜地一笑,“记得,胜天半子,对吧。”

原本双手握方向盘的祁厅长,腾出了右手,摸了摸高小琴的头发,“对,我带你一个地方,到了你就会知道,什么叫胜天半子了。”

高小琴闭上眼睛,像是无限期待,又像是无限遐想,点点头,“嗯,好。”

 

(镜头转切到汉东大学历史系门口)

吴慧芬正对着PPT在讲张居正的改革之路,还没说完,一阵下课铃响起,她疑惑地看了看表,奇怪,明明还差十分钟才下课啊,就听见学校广播系统开始广播,“历史系的吴老师,历史系的吴慧芬老师,在这个周五,提前十分钟下课吧,有人有话想对你说。”

还没等广播播完,所有吴慧芬的学生,都探出大半个身体,从窗户望向楼下,就见到高育良穿着全套的黑西装,系着bowtie,拿着一束蝴蝶兰,旁边放着一个白板展架,正在等她。所有路过的同学都停下了脚步,聚在历史系的门口,人越来越多,比肩接踵,却自觉的给高书记周围空出一个圆圈来。

 

(镜头转切林城玫瑰园)

李达康牵着欧阳的手,走进了玫瑰园。

平日林城山上的玫瑰园游人如梭,此时,却寂静无声,夏夜天长,阳光还未落下,山上所有的玫瑰迎着太阳正在怒放,粉的白的都染了金光,变得更加娇嫩,红的更不必说,在金色的阳光照耀下,娇艳欲滴,明媚夺目。

康菁二人慢慢的走上山,欧阳一边说,“在林城住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来这儿。”

“以前这里都是荒山,咱们…”本想说咱们离婚那年,一闪之间,李达康忍住了,“最后,也是下了不少功夫,才把这里改造成现在的模样。”

在这一山头的玫瑰衬托下,欧阳看着李,轻轻地唤了声,“达康”。

李达康听他叫着自己的名,柔软而亲切,笑着回应,“小菁”,牵着她的手,爬上了山头的纳凉亭,显然是事先准备过的,亭子里有两把舒服的藤椅,桌子上还有一支红酒,一支玫瑰,李达康拿起玫瑰对欧阳说,“从来也没送过,你拿着吧。”欧阳接过花,笑着掐掉了大半段下面的花枝,只留下一小节杆,俯身替李达康别在了西装的领扣上,“嗯,我不要你送玫瑰,你自己带着吧。”说完,坐回藤椅,微笑着看满山的玫瑰,在夕阳下绽放。

 

(镜头转荒山间的孤鹰岭)

终于开到了,祁同伟先跳下车,替高小琴开了门,看到她穿着高跟鞋,说了句等等,又忙从车后斗拿出一双登山鞋,递给高小琴,“穿这个吧。”高小琴一边换着鞋,一边问,“同伟,咱们这是在哪儿啊?”祁同伟指着破破烂烂的山间小路尽头一户人家,“带你去见个人,那是我的恩人,然后告诉你,为什么来这儿。”

高小琴随着祁同伟进了屋,就见祁同伟热情地跟老人打招呼,就好像亲生儿子一般,又像介绍媳妇一样,郑重其事地把高小琴介绍给老人,老人拉着高小琴的手,不住的夸,闺女长得真俊呐。正到了晚餐的时间,两人跟着老人忙前忙后,高小琴帮着做饭,祁同伟帮着老人收拾,没过多久,三个人就坐在一张小饭桌上开始吃饭。

祁同伟举起酒杯,看着小琴和老人说,“小琴,老人救过我的命,就如同再生父母一般,来,我们一起敬他一杯酒。”高小琴端起酒杯,大大方方地说,“很高兴认识您,您救同伟,就是救了我,我敬您。”

 

吃过饭,祁同伟带着高小琴在老人家的小院坐下,看着天空中的夕阳被繁星点点取代,祁说,“小琴,这里是我孤身一人缉毒遇害,险象环生的地方,要不是这个老人救了我,我就没命了。”高小琴靠着祁同伟的肩膀,“同伟,你也救了我。”祁同伟搂紧了她,“别这么说,你也救了我。咱们俩,得互相帮扶着,成就彼此,你懂吗?”高小琴点点头,吻上了祁厅长的侧颜。

 

(镜头回切到汉东大学历史系)

不知道是谁发起的,一帮年轻的同学站在楼下帮忙大喊,吴老师!吴老师!

吴惠芬从窗口探出头来,高育良见状,指了指白板,然后揭开了改在上面的第一张纸,第一页,一笔刚劲有力的隶书,清晰的用超大号字写着“天鹅飞去鸟不回”。看吴惠芬的目光在看,他又翻了第二页,一个同学抢先读了出来“良字去头双人配”,再翻第三页,一群学生开始集体朗读,“双木飞林心相连”,最后一页,赫赫然写着“您若无心各自飞。”大家都愣了一下,还以为是求爱,怎么各自飞了。惊了一下之后,继续看起了热闹。

就见吴惠芬看完,嘴角微微抽动了一丝笑容,随即从窗口消失了。

没过一会儿,就见到吴抱着教案,提着笔电到了楼下,高育良连忙走上去,接过她手里的东西,送上那束兰花,“惠芬,”话还没说完,吴看看花,一挑眉,“咱们就您若无心各自飞了吧。”

高育良拉着她,“你不会不懂我的意思。”

“你要说什么就明说,何必做这样藏头露尾的诗。”

高忽而语塞,“那个…”

吴侧目他一眼,狡黠的笑了,“不过,诗的意思我知道了。”说完想走,高一把拉住她,“惠芬,原谅我,好不好?”

(同时间,一群同学在旁边议论,“吴老师,他好像知道错了诶”“可是他没有咱们历史系的赵老师帅啊,你不觉得赵吴两位老师更相配吗?”“对啊,他好像太老了诶”“可是还是蛮帅的啦”…叽叽喳喳不一而足)

 

吴看着他,“这里人太多了,要不,去图书馆侧面的湖边说吧。”说完,两人转身离开。

 

(转赵陆CP,一路骑行此刻在一个路边便利店喝可乐)

“亦可,要不要,我们都辞职,骑上摩托环游祖国大好河山去吧,你不是一直都想寻找自由吗?”

陆亦可喝着冰可乐,一边看着他,“你舍得吗?”

赵东来想了想,点点头,“只要你愿意,就可以。”

陆亦可突然靠向他的肩头,“可是,你是自由了,很多人就会不自由了,你还是一个挺有能力的警察局长的,维系正义,哪能说不做就不做了啊,太任性了。”

赵欣慰地笑了,“那你呢?”

陆亦可自豪的说,“我也喜欢我自己的工作啊。”

赵顺藤摸瓜,“除了工作,还喜欢什么?”

“喜欢下雨天,喜欢吃甜辣口味的鸭架子,喜欢吃麻辣火锅…”

赵打断她,“我喜欢你,陆亦可你听好了,我喜欢你。”

陆亦可突然抱着他,“我也喜欢你。”

然后问“理解我,接受我,但是不要改变我好不好?”

赵东来肯定地点点头,嗯。

 

(镜头转林城玫瑰园)

夕阳落下山,山上的风吹起,忽然觉得冷了起来,欧阳抖了抖身子,李达康脱下外套,给她披上,然后直抒胸臆,“欧阳,跟我复婚好不好?”

“凭什么啊,你多大脸呐?”欧阳一脸微笑的逗他。

李达康指着这满山的玫瑰,“你看,这花多漂亮啊,可这花又不能当饭吃,也不能用来过日子,你跟我复婚之后,我保证,好好跟你过日子。我尽量每天早点下班行不行?”

欧阳菁叹口气,“我才不敢相信你的保证呢,这又不是你第一次这么跟我说了。”

李达康一拉搂过她的腰,吻上了唇,边吻边说,“我不管,我要你相信我,相信我…”

(应京州市委要求,以下画面全部剪掉,并且销毁母带)

 

(镜头转汉东大学图书馆)

汉大的图书馆门口有个湖,叫印月湖,湖面上大多大多的荷花,在夏夜里开放着,高育良随着吴惠芬走到此处,不禁感慨,“湖是新修的,图书馆是新修的,学校也变了这么多啊。”

“学校变了,人也变了。”

高育良看着吴惠芬,眼神中有后悔,有不安,有惋惜,甚至还有一丝欲望,“惠芬,我错了,曾经错付,我改好不好。”

吴看着他,轻轻地唤了句,“育良”。

录了十期节目,他还是第一次这样叫他,有些激动,一把搂住了她,她用手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背,“别这样,图书馆虽然人少,但还是有同学上自习经过的啊。”

“有什么啊,这有什么啊,让他们看去吧,经历了这一切,我把什么都想明白了,惠芬,我很想你。”

她闭上眼,摸摸环住他的腰,头靠在他肩上,轻轻地说,“我也是”。

 

(镜头转切月上湖面,荷花满塘)

 

结尾BGM: It’sa beautiful day

 

[全季终]

评论(33)
热度(82)

© 九霄云奶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