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霄云奶奶

Amusement under serious thinking.

Partners [高李] - 02


AU设定/ 高李都是警察,是一对儿好搭档(参见美剧里搭档探案)

01回顾请戳这里  特别鸣谢 @灯塔倒吊男 对01的修改意见。

----------------------------------------------------------------------

02正文开始:

高育良点起一支烟,开始跟李达康看第二个画面,第二个画面已经到了周一早上,画面上还是四个人,一个长发的女人一身中式的衣服,带着白手套,从柜子里拿出画来鉴定,旁边站着个和上个画面中一样的长卷发的窈窕女人,目不转睛地盯着她鉴定,之后,鉴定的人似乎发现了什么问题,跟大家一说,旁边的欧阳立刻掏出手机,开始打电话。

 

“老高,也就是说,从放进柜子,到拿出来,这保险柜就没有人再进去过了。”

“嗯,从监控录像看,的确如此。”

李达康抿了抿下唇,点起一支烟,吐了个烟圈之后说,“我觉得,问题就出在鉴定的人身上,为什么没几天的时候,等到转移藏品的时候,换了个人呢。不是她有问题,就是上一个画面里,你前妻的问题。”

高育良眉心间的川字像刀裁一般印刻起,抬手看眼表,“嗯你分析的有理,你问问欧阳,那个女的是谁,我们先找她去。”

 

电话接通,欧阳说,这第二个画面的女人,叫做王小姚,是汉东大学历史系主任。

至于为什么从吴慧芬换成了王小姚,她也不清楚,这部分内容都是德保保险公司的保险代理人高小琴安排的,她们才真正对藏品负责,我们银行主要还是提供场地。

李达康指了指画面中窈窕的背影,就是这个女的,高小琴。

高育良抚了抚眼镜的一侧,“达康,事不宜迟,我看我们今天还是得先去找王小姚”顿了顿,接着说,“如果下午还有时间,从沙瑞金那里出来,再看看吴慧芬怎么说。”

李达康拿起高育良的笔电包,大步带风地走起来,“成,先去汉大。”

 

到了汉东大学历史系,两人直接在主任办公室找到了王小姚。

这个女人长发盘在脑后,有些微胖,带着圆框眼镜,看上去挺老相的。

面对面的在宽大的办公桌两侧坐下,李达康主要发问,“原来不是吴慧芬负责鉴定吗?为什么周一换成了你。”

王小姚一脸平静的微笑着,“那我不太清楚,是周日保险公司的高小琴打给我,约我去鉴定的。”

李步步紧逼,想加快节奏,“画是假的?”

“嗯,原鉴定写的是设色纸本,我看的时候已经是绢本了,用色也不太对。”

“怎么没几天的功夫,放在银行画就不对了?”李继续抛出诱饵,说的轻描淡写,像是反问自己,也是在试探。

王站起来,走到办公室的窗边,看着窗外的风景,过了一小会儿,转回身来,笑着说,“两位警察同志,也许我不该多嘴,可想到这件藏品的文化价值,我还是想多说两句,吴慧芬的专业水平不在我之下,周一我看到的赝品问题其实很明显,这样的外江货,按说蒙不了她。”

一直沉默着记笔记的高育良,忽然抬起头,看着王问,“那您的意思是?”

王小姚岔开了话,“我没什么意思,就是觉得吴老师也挺不容易的,前段时间她先生刚走,留下个小女儿还在读幼儿园呢。再说,她儿子刚上高中,估计家里负担挺大的。”

李达康忽然觉得有意思起来,凭他多年探案的经验,王和吴肯定是有矛盾的,要不,不会当着警察的面儿,指摘另一个人,他用很随意的口气接到,“王主任,现在都是计划生育,怎么她有两个孩子啊?”

王小姚的眉棱骨微微抖动着,她用手轻抚了下眉,“我跟她是同学,她大学的时候就怀这个儿子了,也不知道是谁的,都说是我们孙教授的,可也没人敢去追问不是。后来她带着这孩子自己过来好些年,又嫁了个来我们学校做交流的英国收藏家,当时来的时候,这个英国人就比她大二十岁,这不,前不久,心肌梗塞一下子没了,撇下她和俩孩子。”

 

短短的十五分钟谈话出来,高李两人走在长满梧桐的校园林荫路上,高心事重重,点起一支烟,随手第一支给李,李接过来,并没点,夹在了耳朵上。

“没想到,她这些年的经历这么复杂。”

李达康哈哈一笑,拍拍他的肩膀,“老高,你心疼啦?”

“如果我们当初真走到了一起,也许她就不会走上犯罪的道路了。”

“打住!我的直觉告诉我,不一定是吴慧芬哈,虽然表面上看,她嫌疑最大,可你不觉得,这个王小姚很奇怪吗?”

高点点头,抽口烟说,“她话有点儿太多了。而且眉骨一直在不自觉的微微颤动,后来,她索性把手放在眉骨之间。从微表情分析来说,当人感到羞愧的时候,很可能出现的动作是把手放在眉骨或者是额骨附近,用来建立一个视觉阻碍。”

“反正啊,我觉得这事儿没那么简单,水深着呢。咱们先去找沙瑞金探探当事人怎么说。”

 

沙瑞金是全国知名的大亨,主要在汉东经营钢铁、采矿这样的重工业。

在他的冷气十足的办公室里,两人等了二十分钟,他才从一个会上下来,一招手,秘书把他们俩面前的两杯茶续上热水,他气势十足的坐在了老板台后面的红色皮质办公椅中,“谢谢你们了警察同志,大热天的,还要你们亲自跑一趟。”

高育良微笑着问出第一个问题,“沙总,想问问您,当初交接画的时候,您为什么没去银行?”

“嗨,我事情多,走不开,是高小琴和汉大那个教授,来我家里拿的。”

“哪个教授?”

“就是那个短头发的女的,名字我忘了,”他眼睛不由自主地向上看,在回忆细节,“白白净净的,一双眼睛挺美的。”

李达康喝口茶,问道,“沙总,画丢了这么大的事儿,您都不着急吗?”

沙瑞金双臂一展,双手轻轻拍在老板台上,“两位警察同志,画是名画不假,可我这里里外外一大堆的事儿,收藏不过爱好而已,很多事儿我都得要委托保险公司代办的,一年的保费不少,画实在没了,他们就给我兜底呗。”

说完,秘书上前来,对着沙耳语几句,他又得前往下一个会议了。

 

见完沙瑞金,两人才在他公司大楼下面的麦当劳,买个两份套餐,坐在车里吃午饭。

李达康吃了一大口,嚼着呢,就听高育良说,“达康,你觉不觉得,这个沙总有些奇怪?”

满口食物,一边含含糊糊地说出,“是有点儿怪,丢了八千多万不着急。”

“不是钱的问题,我查过,他的固定资产就上十亿了。我只是觉得,画毕竟不是钱,又是仇英的画,难得一见,丢了应该很惋惜很气愤,怎么一点儿看不出来呢。”

李达康拿起一根薯条,塞进高育良嘴里,“吃吧,你以为所有人都像你似的,这么风雅讲情调啊,也许他买的时候,是当投资来做的呢。”

 

吃完,已经是四点了,两人开着车,从城东的商业区,到城西海边的别墅去找吴慧芬。

“想不到你前妻混的不错啊,住这样的房子。”李达康一边开车,一边笑着调侃。

“是前未婚妻,不是前妻!”

“得,那一会儿进去,你们俩聊?我笔录呗。”

“不行,还是你来问吧,我笔录。”

李达康侧头看了他一眼,难得一见,一向沉着冷静的高,竟然鼻尖上微微有些出汗了。

 

吴家的别墅在小区幽静的一角,背山面海,景致不错,还有个小花园,也打理得很漂亮,门口栅栏上挂着个小牌子,写着“家里没狗,就俩熊”有点儿黑色幽默的味道。两人车停在门口,锁好之后,一个浅褐色卷发,皮肤白嫩的混血小女孩从门口探出头来,很流利的中文,轻轻唤了句,“哥,哥哥,有人。”

不一会儿,一个尖下巴带眼镜,一脸文气的男孩走出来,打开了门,很有礼貌的问,“您是?”

李达康掏出警官证,“小朋友,我们是警察,有事儿要找吴老师聊聊。”

见状,他打开门,做了个请的手势,让到了客厅的沙发上,给两人倒了两杯果汁,“不好意思,妈妈去跑步了,一会儿就回来,请你们先坐坐。”说完,到了靠近厨房的餐桌上,开始对着电脑继续打字。一样的下颚弧度,一样的天庭饱满,高高的鼻梁上,架着的黑框眼镜,李达康忍不住看了看一旁掏出笔电,正在整理笔录的高育良,心里想,这不会是他儿子吧,怎么感觉这么像。

 

正想着,就见原本坐在地上玩乐高的小女孩站起来,冲到门口,“妈妈妈妈”的叫了起来。

(未完待续)

评论(9)
热度(41)

© 九霄云奶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