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霄云奶奶

Amusement under serious thinking.

水晶盐 [高吴] EP05

EP04 回顾戳这里戳这里

自从请了管阿姨,她省心多了,每天下午,阿姨拿着备用钥匙来家里,先打扫卫生,再做简单的饭菜,通常是两菜一汤。她做好菜放在隔热垫,就可以走了,一天上半天班,也照样给一天的钱,阿姨很满意,她也满意,至少这个阿姨是熟人介绍,知根知底,虽然菜做的一般,但卫生确实认真负责,搞的干净,就一直用着。

 

特别是,这段时间,系里的事儿太多太杂,邢主任六十五岁望上的人,系里的工作着实是有些力不从心,之前找她谈过一次,问她愿不愿意代理一部分系主任的行政工作,对于事务性工作,她向来觉得没什么意思,再加上那段时间芳芳学校的事情多,阿姨又不再,她一个人带着主修辅修的课,实在没有多余的精力,就婉言谢绝了。

 

没想到,她的师妹王小姚,见缝插针地捡了漏,把原来要给她的行政工作,全权接手了过来。上任没多久,强调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考勤,特别指出,现在系里学风松散,有一些人,仗着自己的资历,长期不做班,上完课就走,学生要答疑解惑都不知道该去哪儿找人,学院有活动论坛也很少见她能参加,这样的治学风气要变一变了。她听着这话,分明是针对自己的,历史系是汉大的小学科,一共就十几位老师,除了她住在吕州,其他人都在京州住,这字字句句,分明是点在自己身上,尖锐的有些刺耳。

 

这个小师妹,还真是睚眦必报的性格,这么多年,一点儿没变。

那时候,她大三,王小姚大二,她是历史系的系花,理所当然,所有学生活动,系里总想请她参加;而胖乎乎的王小姚,则是最热心的,忙前忙后的紧张罗,跑的一头热汗的那个。那时候的王小姚喜欢大四的鲁正平学长,一个穿白衬衫带金丝边眼镜,有些老气的男生,偏偏人家看不上她,听其他师妹说,在一次系联谊之后,她死缠烂打的追着鲁问,你究竟喜不喜欢我的时候,鲁正平不堪其扰,就回了句,师妹你很好,可我喜欢的是吴慧芬师妹。后来没多久,鲁正平就毕业去了陕西博物馆了,连她自己也不知道,究竟鲁是拿她当个托词,还是真的有意思。

 

总之,鲁正平一身轻松了,所有的事儿,就留给她一个人扛。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看上去咋咋呼呼的王小姚能一路本硕博安心扎根在汉大,走了学术研究这条路。本来,还有个学姊的身份,后来,她博士期间生芳芳,休学一年,再回来的时候,两人已经是同级,就这样,王小姚再没叫过她一声学姊。

会上,她就这样胡思乱想着,一点儿没再留心听她底下说什么,等最后听结论的时候,已经是从现在开始,每位老师都要实行考勤制度,不能按时坐班的,取消绩效工资,所带课题取消参评高等学校本科教学质量重点项目的资格。她心里一沉,还指望着靠新课题从副教授升教授呢,这会倒好,王小姚一管理,能不能抱住现在的成绩都难说了。散了会,她坐城际快车赶回家,到吕州已经是晚上七点。

 

这段时间,她回来的晚,常常都是留他一个人吃阿姨做的菜,今天也不例外。他一推门,家里又是自己一个人,往保温垫上一看,阿姨弄的是回锅肉和豆角,叹口气,她也真是的,不跟阿姨说,自己不能吃辣,已经是好几次辣菜了。拿过白饭,正夹了一筷子豆角,她推开门回来了。

侧过头看向门口,“吴老师,你请的这什么阿姨啊!都做了好几次辣椒了!”

她瞄了眼餐桌,没说话,洗个手坐下,默默地夹了几筷子回锅肉就饭,他用手肘碰碰她的胳膊,“跟你说不要做辣椒!吃完了上火!”她点点头,收拾了碗筷,一个人到厨房默默的洗碗,哗哗的水声里似有抽泣,站在厨房门口一看,果然,她一边洗碗,一边眼泪往下掉,她侧颜棱角分明,这会儿白皙的脸上挂上泪珠,倒是难得一见的可怜娇弱,情不自禁走到她身后,双手环住她的腰,“你跟阿姨说一声就可以,哭什么嘛。”

 

王小姚的针对,舟车劳顿,刚进门就被他嫌菜太辣,林林种种,在他这一搂之下,忽然激发起一种莫名的情绪,就是控制不住的掉眼泪,她说不出话,眼泪却忍不住,从眼角不停的留下,他拿掉她手里的碗,给她擦干手,牵着她坐在沙发上,搂着她的肩膀轻声安慰,“什么事儿啊,值得生这么大的气。”她索性把头整个埋进他的肩窝,抽泣了起来,呜呜咽咽,他听了个大概,每天单程一个半小时通勤,系里一大堆事儿,王小姚当着全系给她没脸,回家一进门就被嫌菜难吃。轻轻拍着她的背,“好了,我以为多大的事儿呢,就王小姚这事儿,我明天一早打给校办的蔡主任,我以前的学生,让他帮你去疏通,不就没事儿了。”

说完,她突然抬起脸,两腮挂着泪珠问,“那人家还不都会在背后说,我是靠着你啊,多不好。”结婚这么久,她一直都独立自强,这会儿看着她的泪珠,想起古人说的,一枝梨花春带雨,用手轻轻拭去她脸上的泪,捧着脸吻了上去,一只手揉着她的酥胸,另一只手扳着她肩头,把她推倒在沙发上,前戏都等不及,直奔主题,看着身下的她泪痕尤在,眼脸半垂,贝齿轻轻咬着下唇,更是不由自主的加快了节奏……

 

一时事毕,她累的瘫在沙发上,看着一旁正点起一支烟的他,“育良,我辞职在家好不好?”他吐出一个圆圆的烟圈,眼睛眯着看她,“不必了吧,就是打个招呼的事儿。”她叹口气,“可我不想人家知道我,都是因为高太太。”听见这话,他突然俯身下来,吻上她的唇,蛮横霸道,有些让人透不过气,之后低沉的嗓音在她耳畔回响,“不做高太太,你还想做什么?!”

 

EP06戳这里翻页

评论(29)
热度(48)

© 九霄云奶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