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霄云奶奶

Amusement under serious thinking.

水晶盐 [高吴] EP06

本文请配合BGM: 《相爱很难》-张学友&梅艳芳 食用

上一期回顾戳这里戳这里

----------------------------------------------------------------

汉东的夏天往往是忽然一瞬,从晴空万里转大雨滂沱,透雨下过没多久,就又会放晴。

这天,他的会开得蛮晚,回家路上,已是七点初,这个时间如果放在冬天,天早就黑透了,可六月初夏的时候,雨后的夕阳从乌云中透出光影,让他想起早年间学英文学过的那句, every cloud has a silver lining,中文翻译是,每一朵乌云都镶有金边,似乎对此情此景更为贴切。景致好,雨后的微凉散去了暑热气,离家还有两个街口的时候,他让小王停下了车,自己从街角慢慢踱步回家,一边走,一边看着夕阳照在主干道两侧高楼的玻璃外墙,光滑的玻璃曲面折射出五光十色,路灯也一盏盏点亮,他想,这就是他参与规划的城市,这一刻,他忽而有冲动站在过街天桥上对着熙熙攘攘的车流喊一句,我做到了。

 

推门回家,见她正切着黄瓜丝,锅里是已经炸好的酱,笊篱里放着细细的凉面,水汆过撒着香油,根根分明,看着就那么凉爽。听见他回来,她继续切着,一边温柔地说,“天热,简单吃个炸酱面吧,还是我当年在北京的时候学会的。”他笑着洗了手,进厨房端起一海碗的面条,拌了拌,黄瓜、豆芽、酱和面混合在一起,大口大口了起来。她也端起一只碗,坐在旁边挑起一筷子,还没吃,见他吃的快,额头上有汗,随手拿纸巾给他擦掉了,他没说话,继续大口大口的吃着,有些习以为常,也有点甘之如饴的意思。

 

“今天晚上你要加班吗?”

在两口面的间隙,他挤出一句,“不用。”

“要不要去街角看个电影,好久没去了。”

“成啊,你想看什么?”

“张学友和梅艳芳的男人四十,我同学的公司负责的内地发行,我想去看看。”

“嗯,那一会儿陪你去。”

 

吃过饭,两人穿着家常的衣服,她松松的挽着他的手,在夕阳微微的余晖中,走去院子外两条街的新街口看电影,买好了电影票,他指着巨幅海报上面的林嘉欣,“怎么不是梅艳芳?”她也一脸茫然,“不知道,不过这姑娘长得真好看。”拿着票等开场,他抬手看看表,还有二十分钟,“要不去隔壁楼的书店逛逛?”“好。”

到了书店,畅销书排行榜旁边放着中华书局的专柜,他看到有新出的《万历十五年》,刚拿起来,就听见她说,“你不是有97年的三联版了吗?还买啊。”他微微一笑,“都看看,不同出版社的侧重肯定不一样嘛。”她不置可否,看了看其他的陈列。

 

结完账,走回电影院的路上,见到有卖雪糕的专柜,他上前看了一眼,“有你最爱吃香草奶油味,买吗?”她拉起他的手,“谢谢,太凉了,毕竟不是十几年前了,现在不敢吃了。”他拍拍她的肩膀,“没事,那给你买爆米花吧。”她侧头冲他温柔一笑,这一刻,他忽然觉得回到刚认识她的那几年,常常一起看电影,那时候,新街口还没那么繁华,他和她也总是处于一种地下的关系,是另一番情致。

 

拿着爆米花坐进电影院,刚开始,就看见张学友在海边沙滩椅上拿着本书,封面在大荧幕上格外清晰,《万历十五年》。她捏捏他的上臂,侧头轻轻说,“你跟歌神一个品味。”他有些不好意思,低声在她耳边说,“难得看电影,还不专心。”接着演下去,故事大致是一个字正腔圆,引经据典,侃侃而谈的国文男教师,其实在现实生活中并不那么如意,有来自同学的,有来自家人的……但,不知为什么,看着电影里的林耀国在台上侃侃而谈,他忽而有一点遗憾,即便现在自己是吕州的一把手,他也觉得有时候还是站在讲台上,把自己的思想灌输给一个个人比改变几条城市道路更有意义,所谓十年树木百年树人,今生,他应该不会再有这样的机会,暗暗叹口气,从某种意义看,从政,即是得到,也是失去。

 

正想着,错过了好几个镜头,已经演到了林的女学生爱上了他,两个人在幽暗的图书馆里对坐,这个叫胡彩蓝的女生,满心的喜欢,满眼的倔强,眼神里的深情,透过大荧幕,像是一下子投进了自己的心。他惊了一瞬,以前教书的时候,也有很多女生喜欢自己,他却选择了外系的她,那时候,他们在图书馆,她也这样靠在桌子上,眼神里,也有满心的喜欢,近距离之下,是一种青春的性感。这时,他像她的方向撇一眼,她手肘拄在扶手上托着腮,一边吃着爆米花,下颚的弧度微微上扬,隐隐约约,还是那时候的她。

 

一镜一镜地推移,才发现林耀国和妻子在看似琴瑟和鸣之下,也有着十几年来的婚姻危机,妻子对过去师长的爱,林的不信任,点滴汇聚,终于爆发。在那个女学生退学之后,他带着她去了深圳,他朋友新开的酒吧,玩到深夜,他们过不了关回香港,终于开了一间房。

看着电影里特写镜头切到女生青春脸庞上满眼的期待,那样看着老师,天真的性感,不羁的诱惑。不知道为什么,她的手忽而有些冰凉,教书这么多年,听过见过的多了,她不是第一个爱上老师的女生,前赴后继,这些年,同系的外系的,还有很多,她知道,这些爱慕里,有爱,也有一种敬仰,毕竟先生之风,山高水长嘛。仔细想想,她也算幸运了,既没变成梁璐,也不用做许广平,没有道德上的负担。

只是,时光流转,自己现在也成了老师,想起红楼梦里宝玉点评结了婚的女人,“竟是鱼眼睛”,再看看戏里洗手作羹汤的梅艳芳,她觉得除了手,背上也开始有丝丝凉气窜过,也许是穿少了,电影院的空调开得太冷吧。

 

电影的最后,胡彩蓝只是一个满足林耀国自尊心的过渡时机,他终究是对自己暗恋过的妻子提出了离婚,又把这个已爱上自己的妻子搂进怀里,提议去看他心心念念的三峡,那个他念过赤壁赋,念过李白,无数文人吟诵过的地方。导演留白,剩下的生活种种,给观众想象。

散场出来,他和她都没说话,听见前面走的一对年轻小情侣说,“这电影比甜蜜蜜、古惑仔差远了,没劲。”他有些感慨,你们还太年轻了,看不懂这里面的情,对着将死的老人吟诵赤壁赋一幕,他就差点儿被催下泪来,单是“清风徐来,水波不兴”这一句,多年宦海浮沉,他已感触极深。

她挽起他的手,默默走过一条街,有点后悔,怎么选了这么个电影,师生恋,又是婚外情。现在倒显得尴尬了,于是刻意岔开话,“最后他们说去看三峡,好像已经合龙了吧?”他舒了口气,好在她没揪着婚外情的事儿谈下去,虽说,自己没做过这样的事,但谈起来总归怪怪的。现在正好顺着她说下去“对,今年十月都要发电了。”她顺着说下去,“你还记得吗?八十年代的时候,长江漂流特别流行,掀起了一阵英雄潮流….”

 

迎着月色回到家,想起今天看的电影,他点起支烟,开始回味,要是没有离开校园,说不定还真有年轻漂亮的小姑娘扑上来,想起大荧幕上林嘉欣的那双眼,他觉得心里有些跳跳的,青春啊,跌宕起伏,又义无反顾。电影的最后,那个小女生在毕业典礼上,把自己画的老师小像都还给了他,在这个青春的游戏里,出言不逊挑战权威在这个庸庸碌碌的中年老男人,是一种挑逗,然而转眼,女孩儿就认清,此非良人,可供托付,马不停蹄地转到人生的下一个旅程,留下老师,还在那里。情不自禁,又点起一支烟来。

 

她看着他抽烟,想起当年,他也挺爱抽烟。

默默把烟灰缸从茶几递到他手上,望着他皱着眉抽烟的神情,他神情没变,可自己却变了,他也变了,想起纳兰性德的那句词来,“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接EP07大结局戳这里戳这里

------------------------------------------------------------------

备注:

1. 男人四十,香港上映时间是2002年3月,B站(粤语版) av2420158,如果喜欢请自行补番,梅姑最后一部电影作品。

2. 万历十五年,1997年三联版发行,2002年3月由中华书局发行增订纪念本。

------------------------------------------------------------------

OS:写得好辛苦诶,两个钟头,大家要积极点赞评论哦,关爱老人,人人有责。还有一章,本系列将完结。

另,祝@amysnail 生日快乐。

评论(17)
热度(32)

© 九霄云奶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