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霄云奶奶

Amusement under serious thinking.

民国深夜食堂 [三书记衍生]

脑洞突然开大了,可能有的角色会有一点点ooc。

feat 三书记的民国角色群像

出场按照次序:祥子>胡桑>李玉堂×董建昌>唐铁嘴>段小楼×费二爷

------------------------------------------------------

华灯初上,映得珠江水泛起微光。

抬头看了眼海关大楼上的座钟,正好九点,又到了开档口的日子,支起来有些油腻腻的铁锅炉灶,不大的简易灶台上摆着一盆河粉,一盆芽菜,一碟抓好的牛肉片,锅上温着皮蛋瘦肉粥,脚边的水桶里满是花甲,每只都是壳薄肉厚,黄昏时分刚从黄沙码头买过来的。

我利索的取出一条毛巾,擦了擦汗。今晚月光也不错,不用担心面前的桌子太暗,食客们抱怨看不清。在这珠江边的长堤树荫下开铺头已经三年,只卖几样宵夜,照顾主多半是熟客,不用招呼,摆好台等着来就好,也算得心应手。

 

刚摆好凳子,就见江边一溜烟跑过来一个年轻的车夫,铁扇面似的胸,直硬的腰,穿着肥腿的白裤子,裤脚用鸡肠子带子系着,跑起来裤子忽扇忽扇的带风,到了之后直接坐在了角落,招呼我一句,“炒河粉”,我答应一句,“干炒湿炒?加肉吗?”他微微一笑,红扑扑地脸上圆眼睛炯炯有神,“干炒,不加肉,多来点粉。”我没再搭腔,赶忙点起大火,下油下粉,干炒最讲究镬气,要炒的芽菜爽脆,河粉干身兼条条上色并不容易,好在有家传的手艺和十足的臂力,轻轻颠几下锅,就端上来了。他憨憨地冲我笑笑,递过来钱,然后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这车夫正吃着,另一边,一个带金丝边圆眼镜,梳着小背头的男人夹着牛皮公文包走过来,坐在另一张桌上,招呼我,“还是老样子。”我认出来,这是街口城市银行的高级职员胡桑,礼貌的一笑,拿过海碗来从锅里舀出来一大碗粥,趁着热气撒上葱花,端过去给他,“皮蛋瘦肉粥给您。”捎带补了句,“今天又加班啊。”他点点头,皱着眉,有些心烦地说,“季末盘点,账太多,做不完啊。”说罢,拿起勺子,轻轻的舀面上的一层,慢慢吹着。

 

快一个钟头了,炒了几碟粉,卖了几碗粥,生意算不得好。我知道,今天临江的广州大戏院开台唱大戏,段小楼段老板的挑滑车和夜奔双出,他难得南下跑码头,整个羊城一半的有头面的人全去了,所以嘛,这还没散戏,生意自然的冷清些,就当先歇歇。

 

没多久,十点半多,一个穿全套绸衫,带着怀表的人和一个一身中山装,腰间似乎还别着枪的家伙踱步走过来,坐在了我看江景的一张台上,那个文质彬彬带着怀表的,像是个有钱的富商,看都没看菜牌,大方的说,“有小菜什么就都上来吧。”另一个像是吃过我的字号,补充了句,“黄酒卤鹅肝要双份。”能点出这道菜,肯定是吃过我铺子不止一次的老饕,看着他的脸我想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这是董建昌董长官呐,他以前从黄埔坐交通艇过江,总要来我店里打个尖儿,今天没穿军装带军帽,还真差一点儿认不出。

 

我热情的近乎谄媚的一笑,“长官您稍坐,就来。”随即炝炒了一碟花甲,拿出抽屉里早就备好的鹅肝,酸菜卤粉肠,盐水鸭翅,又舀了两碗粥,盛在一个大食盘上端过去,“长官们请。”说完就走,就听董长官夹起来一筷子鹅肝,递到那个绅士面前,有些亲昵地说,“张嘴,吃吃看这个。”用自己的筷子给人家喂了一口,那个人脸有些微红,又听董长官说,“还没喝你脸红什么,堂堂一个广东商会会长,怎么变得扭扭捏捏的。”

 

那人刚要答话,一个穿破布长衫夹着八卦罗盘的男人走过来,我一眼认出来这是混街面儿的唐铁嘴,这条街上挨个铺子坑蒙拐骗,手上活多,还没来及上前,就听他靠在人家长官的桌子前面,指着人家说,“长官,我给您看看相,我这是麻衣相法,绝对尖。看你印堂发亮,鼻头有肉,必有一步桃花好运要交…”还没说完,见我走过来,他贼眉鼠眼的看了眼那个会长,“您要是赏我个眼泡抽,我给您再看看铺子的风水。”话音刚落,我走过来,一推他,“天师,天色也晚了,您上别家发财去吧。”说着半推半送,才给这尊神请走。

 

董长官还拉着那个会长,正在小声研究是鹅肝滑润丰腴还是对方的舌头更滑的问题。这时,远远的走过来两个人,前面走的那位爷,气韵不凡,看身段如松如柏,挺拔刚劲,后面跟的像是跟包也像管事的,未曾开口笑三分的模样,穿的也很讲究。到了桌子前,跟包的先掸了掸凳子,那位俊朗的爷才坐下,问了句吃什么,他哈哈一笑,“艇仔粥。”这是要砸场子的节奏,我只得陪着笑脸说,“这位爷,谁都知道,这艇仔粥要上娘子们的泊在江上的花船吃的…”下面的话我没好意思说,怎么知道那个跟包模样的人这时候撅着嘴,佯作不高兴的样子说,“爷,难得南下跑码头,您就空两天,就当休息了呗。”他抬头看他一眼,笑了,招呼他坐下,手臂轻轻搭着他肩膀,另一只手指了指月亮,捏着嗓子唱了句,“月儿弯弯照天涯,问声军爷哪里有家。”另一个人这会儿才看出并不是跟包那么简单,用纤细的手指一点他的胸口,“爷您就瞎胡闹吧你。”

 

…………

 

常委会上,沙瑞金见李达康和高育良都在打瞌睡,没人支应他城市规划的问题,不禁咳嗽了几声,“达康同志!”“育良同志!”

两人像是大梦初醒,慢慢抬起头,看着对面的沙书记,还是李达康更敏捷,先一步搭腔,“沙书记,您看有什么指示?”

他顿了顿,沉稳地问,“我是说,你们对城市中取缔烧烤宵夜等小摊挡乱摆乱放有什么意见?”

高育良一反常态先回答,“书记,宵夜大排档也是我国特色,就这么取缔了,市民文化可能有所阻碍。”另一旁达康书记也抢着补充,“对,沙书记,我认为宵夜大排档对于我们汉东的GDP建设是大有裨益的。”

 

沙瑞金看着这两个人,微微一笑,心说,谁知道你们这一晚上的会,都做了些什么梦啊。

 

FIN

评论(19)
热度(47)

© 九霄云奶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