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霄云奶奶

Amusement under serious thinking.

【双书记】甜向小点心 (命题)

@丸子 你找的题目我下一次要写BE向的!好难HE。

-------------------------------------
【微笑的理由】他很爱笑,开心是哈哈大笑,不开心是冷寞的微笑,尴尬时候笑,语塞时候笑,他总是嘲弄他,你笑这么多活得累不累。他点起一只烟,吐个烟圈,顺嘴说,笑不比哭好,说完又冲他一笑。见他这样,他也忍不住眉棱骨一抖,冲他一笑,笑中带三分挑逗的意思。他又笑了下,你干嘛,你逗我笑了没好事你知道吗,话音未落,已然吸到了他的香,嗯,万宝路的味道。

【说不出口的情话】李达康刚到美国的时候,外语不太好,事事都要靠育良同志的帮助,小到点餐大到问路,育良同志总挂着儒雅的笑容,笑的达康怪不习惯的。这人呐,也怪了,笑多了,乍一见不到,心里不免有些怕,又有些抓挠。忍不住问,你不高兴?他低沉的声音,我想米饭了。那好吧,上街买锅买米,他又说抗不动,得,那我背吧。

【停电之后】他跟他一起视察吕州的老城区危房改造,既是危房又在改造,就免不了有地方是黑漆漆一片的。平时看着严肃深沉的他,竟然在没电的角落轻轻握了他手一下,忽然觉得一股麻酥酥的感觉像过电一样在脚底心生起,狠狠捶一下他手臂,工作时间呢!忽然电路修复,又亮起来,周围的同志看见达康市长叉着腰捶书记,都是想笑不敢笑。

【半本手札】他和他都是一手好字,他是端端正正临过多宝塔的颜体,他则是快雪时晴帖、鸭头丸贴的拥趸,一笔行草潇潇洒洒。他们用的笔记本都是公家发的,封皮都一样,那日开会,无意间拿错了,他打开一看,是半本行草内夹杂着一页楷体,端端正正记着自己答应他的,不能搞一言堂,经济要搞活云云。看完,他拿起笔,在最下面留了句行草,傻瓜,口头承诺单方面记录不具法律效力。这行字形似董其昌,风采姿神。

【十年】离开他的第一年,他规划下一座山,种了满山的红玫瑰种,十年树木,他离开了林城,他也离开了吕州,忽然有一天,有一大捧的红玫瑰放在了他的桌前。心说,是不是送错了,正准备叫小金,发现精心修剪过的玫瑰下压着一张卡片,一笔颜书力透纸背,只有一句话,你我相识至今十载,何其幸也。

【温差】虽说一个省,可各地气候还是有差,从内陆的京州刚到吕州的时候,他特别不习惯,京州的夏天很热,可是干热,燥而无汗,晚风一起,温度就凉下来了。吕州的热,是海风阵阵吹不干的黏湿,他刚去新区考察完,额发已经打绺,衬衣也水淋淋的湿透,赶回一个会上见他,空调一吹,他不住的打喷嚏,见状,他不动声色的说要休会,拉他会自己办公室,递过一件烫的平整的白衬衣,穿我的吧,小心感冒。

【阳光之下】他一直都以为,两个人第一次认识是在赴美交流培训会上。只有他知道,有一次汉东大学政法系跟中文系踢足球,他作为新进校的老师去给系里帮忙,远远就见一个瘦高的男孩,寸头在太阳照射下油光发亮,穿着白球衣白球鞋,沐浴着阳光的青年,左突右闯,连过三人,最终赢下比赛。他好奇的问隔壁的一个同学,这人谁啊?喔,他是中文系的主席李达康啊。

【我怀孕了】ABO设定 (其实我也不懂)
“李达康,你放尊重一点,别动手动脚的!”
“就摸摸都不行嘛?!你这是怎么了?”
“我...我...我好像是有了。”
“什么?!真的!”
点点头,低头托着眼镜不说话,嘴角抑制不住的笑意。李达康一把冲上去抱住他,搂着腰想举起来,没举动。
“你说,我是不是胖了?”
纤长的手指轻轻摸摸他头发,“胖点儿好,跟年画似的,喜庆!生个宝宝也像你,胖乎乎的多好。”
啐!人家那是壮!不识货!

评论(6)
热度(33)
  1. 山渣渣九霄云奶奶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葱意盎然

© 九霄云奶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