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霄云奶奶

Amusement under serious thinking.

Sorry No Sorry (双书记,点梗,短篇)

 @葱意盎然 你点的捉奸在床。抄送 @丸子  @念紫枫 

背景:吕州时期

--------------正文分割线--------------

李达康才来吕州没一个月,已经跟高育良吵了好几架,都是为了工作,他觉得吵得理直气壮,本来嘛,城市规划可不就应该自己这个当市长的说的算,书记还是应该把心思多用在条条框框上……可高育良觉得有点儿伤心,虽说两个人自美国一道学习之后,有很长时间没见了,可毕竟曾经是室友,有过那么一段在海外的浪漫时光,他如今翻脸不认人的样子,倒跟在床上一模一样,从来都是穿上裤子就装作什么事也没发生。

 

这一次常委会,李达康就一个道路改造计划又吵吵嚷嚷,交通局长易学习都听不下去了,跟他直接吵起来——李达康没生气,老易嘛,毕竟是金山一起搭班子的老同事了,吵吵闹闹才说明彼此没有嫌隙嘛。高育良听着常委会变成李达康一个人的演出,觉得太阳穴有点儿疼,不禁摘下了眼镜,揉了揉自己的晴明穴,在心里叹口气,他倒真是一点面子也不讲。

 

毕竟一把手负全责,实在听不下去,插了句,“达康市长,很多东西是在您来之前就定了的,执行都进展了一半,再改恐怕图耗人力物力。”顿了顿,又说,“目前的方案,省交通厅已经审核通过了。”李达康真生气了,他从来都是这样太极推手,身在事中,而万事不沾身。索性等着他结束了会议,头一次没加班,早早地回了家。

 

回家之后,接到王大路的电话,说刚巧到吕州来看出差,约他和易学习吃饭,他怕出去吃影响不好,索性叫了两人到家里来,让杏枝炒了几个菜,三个人喝着酒,想起以前的事情,多是感慨,索性翻出了李达康家里所有的酒,换大杯喝着,正喝得兴起,易学习太太打电话过来,说他母亲病了,让他立刻回家。于是,房间里就只剩下王大路和李达康,看着帮自己顶缸的王大路,李达康明白,自己终归是欠他的,拿起碗来倒了三杯酒,一饮而尽,“兄弟,算是我谢谢你的。”

 

月如钩,夜凉如水。谈着青春的过往,两人早已醉眼望醉眼,身子都难站稳,在沙发上瘫作一处,李达康整个人就斜靠在王大路的身上,脸颊绯红。

 

高育良回家之后纠结了一晚上,到底放不下,提着自己今年没舍得喝的明前碧螺春来找他,想着有些事情还是摊开谈谈的好,顺便叙叙旧。敲门之后,是杏枝开的门,他站在玄关看着两人醉成一摊的样子,有些刺心,再看餐桌上有一瓶他们在美国一起买的酒,心里一顿,他就这样把酒喝了,到底也没能等自己。把茶递给杏枝,“送你哥喝的。”说完便走了。

 

第二天,他一夜没睡好,连领带都来不及系,修身的法式衬衫,敞着头三粒扣子,来谈事情的李达康看着他迷迷糊糊的样子,想着他送的茶,一下子心软了,匆匆谈了几句,便解释说,“高书记,你可能昨晚对我有些误会。”他冷冷地回,“我没有什么可误会的,李市长,你下班之后的事情是你的私事,我无权干涉。”反正办公室里,只有他和他,他索性走上前去,把手从衬衣里伸进去,掐了一把他光滑紧致的胸肌,一边笑着说,“你不知道我是工作狂嘛,上班时间都是你的。”

 

………………………………………………………………………………………………

 

 

 

 

还有一个结局,谢谢你坚持看到这里哟。

(结局B)

第二天,他一夜没睡好,没有出现在市委办公室里,特意去了京州,找赵书记汇报工作去了。

再后来,湖上美食城的事情,他被调走,去了林城。

那茶叶他一直没舍得喝,直到好多年以后,他被人从办公室带走,他又拿出来,闻着,茶已经沉了,香气不再,莫名有些刺心,想起陆放翁的诗,“叹息老来交旧尽,睡来谁共午瓯茶。”

 

FIN.

评论(9)
热度(37)
  1. 山渣渣九霄云奶奶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葱意盎然
    卧槽开出来了!仙子我爱你!好心疼余粮TAT结局B我也是一口老血

© 九霄云奶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