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霄云奶奶

Amusement under serious thinking.

【高吴】The Notebook Part II

Part I 回顾 


在硬皮本底部的隔袋里,高育良发现了一大把字条,拿出来,细细的摊在桌子上,见到至少五种字体,字条的用纸也各有不同,有花纹底的,有信纸裁的,也有一张白纸的那种,上面写的大多是诗句的摘抄……
 
有那个年代最流行的北岛,“一切都是命运,一切都是烟云,一切都是没有结局的开始,一切都是稍纵即逝的追寻。”后面还写着,“我想会一直想着你,你让我懂了,什么是爱情。”
有汪国真的“一個眼神,便足以讓心海掠過颶風,在貧瘠的土地上,更深地懂得風景。”
有改席慕容的“如何讓我遇見你,在你最美麗的時刻”。
还有人是拿毛笔写的一笔颜书,“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这些都是谁写给她的呢,他不禁想,应该是同学吧,那个年代的校园,爱情总是离不开诗歌,慧芬是历史系最漂亮的女生,有人给他递字条,他是不奇怪的。可是,为什么她会把这些字条都留下来,还夹在日记本的隔袋里呢,想必她也是犹豫过的。
 
在划船回来之后,他不知道要怎么哄她,于是,她开始冷落自己。很自然的把日记翻回到前面,逐字逐句的寻找,找到了这一段,“周三,晴,可是我的心情却那么的阴冷,看到高老师跟一个女老师走到一起,他还热情的帮她推着自行车,也许我是想多了吧,也许他只是一时兴起,我有什么资格要求他呢,本来,我们俩,一个是政法系的老师,一个是外院的学生,就不应该有什么交集。”什么女老师,他不太记得自己什么时候帮人家拿包了,只记得那段时间政法系新来了一个女老师叫陈莉,总是找他请教问题,可是后来这个陈莉已经被派到别的学校去了。至于推自行车,也许有吧,他总不能让一个女士去推车,这点儿风度他还是有的。
 
她的日记不是每天都记,有话则长,无话则短。看了两段对教学的感受后,再一天是“周二,雨,又是去图书馆轮值的日子,虽说姐姐总批评我这样太肤浅,可是每次收到小字条都挺开心的,今天又收到了三张,都是一半夹在书里还过来,两个不认识的,还有一个是廖师兄,他的毛笔字写的真好。如果师兄喜欢我的话…可是,”写道这里又划掉了“可是”,另起一行写道“自从上次去划船,再也没有主动联系过我,嗯,不能再想他了。明天是跟师兄们一起上大课的时间,要不我也回师兄一个纸条吧。”他没有主动联系她,是因为她把自己一把推开就走,让自己不知道该怎么再约她了,怕约的勤了,她以为自己是有想法,其实那一次在山洞,她要是不湿身,他可能也就忍住了,哎。
 
再看下一段,她写道:“周三,还是雨,今天上课的时候,廖师兄跟吴教授就社会历史有无规律展开了争论,两个人各持己见都坚持不下,我还是觉得,在一个论点上设立框架,那么先要考虑这个框架是否合理。假如波普尔的观点类似一个社区不需要围墙,那么马克思主义就是这个小区的围墙,因为习惯了小区是有围墙的,所以我们就对没有围墙的小区没有安全感。然而即便我们认为更早的时候,我们生活的城镇是没有围墙的,我们却无法否认千百年前护城河的存在,那就是围墙。叔本华认为在历史的描述中,历史有“无限的主题”,我觉得这种说法倒更具真理性。下课之后,他特意叫住我,问我讨论的意见,我没说什么走了,也罢,不是一路人,没法在一起再讨论了。”高育良看到这里,有些感慨,那时候年轻,她也是一身的书生气,所以后来两个人在一起,常常讨论的,也都是理想,中国的历史,社会的变革,中国未来的发展。做他的贤妻这么久,他几乎快要忘记,她曾经的光彩与思辨的锋芒。
 
叹口气,默默读下去,“周五,晴,今天梁璐非拉着我去上高老师的课,说是很多女生都去蹭课,叫我也一定去看看她们政法系的这位老师。不想告诉她,我们已经认识了,只有硬着头皮去了。到了之后梁璐的同学还非拉着我们坐在前面几排,也不知道他看到我没有,真丢脸,他肯定觉得都拒绝了我,为什么我还要跟过来上他的课,不知道他会怎么想我呢…”其实那天他第一眼就注意到,她也坐在下面上课,心里特别高兴。后来发现多半时间她都低着头,不看自己,心里也有疑惑,她是什么意思呢,那天的课上的有点心不在焉,两三处地方还差点儿讲错。

下课之后,她站起来就走,自己一直站在教学楼看着她,发现她抱着书和笔记本,独自一个人走到教学楼后面的小巷子里面去,再也忍不住,三步并作两步的赶上去,叫住她,慧芬,今天怎么想起来过来听课?有什么不明白的尽管说,我们可以一起探讨。她倚靠着教学楼的后墙,双手紧抱,头低低的,没什么,陪同学来的,法理学挺深的,我听了跟刑名学的一些理论做对比。声音很轻,好像有点儿心虚。他情不自禁靠近她,对面而站,一只手肘撑在墙上,看着她,忍不住想搂在怀里,又怕吓着她,就这么呆住,好像时间也在那一刻静止。直到她抬起头,轻轻唤了一声,高老师,又欲言又止。两个人的距离是那么近,近到鼻尖似乎都可以触碰在一起,他极力忍住想要吻她的冲动,上一次之后,他确实有些后怕,也反思了自己的孟浪。她眸光微动,像有泪光似的,过了好一会儿,才说,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他点点头,嗯。就见她忍着眼泪故作坚强的说,高老师,再见。说完悄悄从没撑手肘的一侧绕开,准备悄悄的溜走。他当时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也不管周围会不会有同学经过,一把拉住她手臂,把她按回墙上,对着她耳朵说,我喜欢你。她的头低的更低了,脸上的红晕久久未能散去,耳根都红透了,他用手轻轻抬起她的下巴,对上她的眼睛,慧芬,她羞赧的回了句,高老师。他更正道,叫我育良。当她真正唤出自己名字的时候,他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像是漏了几拍,停了几下后又跳的特别快,不禁吻上她的唇,水润的唇瓣,少女的体香,在学校怕被人发现的紧张,交织在一起,他背上手上都开始微微出汗,想要停止,却不由自主的继续,手情不自禁的搂紧她的腰,舌尖勾住她的舌,吻到双方都有些透不过气。上课钟声再次响起,他们才从后楼的巷子离去。
 
“原来,他叫住我,是要跟我说喜欢我。老师原来是喜欢我的,还,第一次在学校吻我,我有点儿透不过气来,好怕被人家看到,幸好那里僻静也没人。他还对我说,叫他育良,他的名字就和他的人一样,培育良才,不正是一个老师的责任!从教学楼回来,我第一次没去上下午的课,偷偷的一个人在心里,叫了好多遍他的名字,我知道我这样很傻,可是,我终于知道,他是喜欢我的了。”

评论(21)
热度(26)

© 九霄云奶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