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霄云奶奶

Amusement under serious thinking.

【高吴】The Notebook  Part III

 应要求更新啦~😎 

请尽情食用~三千字+的良心更诶

OOC属于我。然而我真觉得此系列其实没太OOC诶。另外,这一次的头图真心糊出了马赛克水平,大家主要靠脑补吧。

故事背景请回看之前系列《不必在乎我是谁》Ep03哈。

------------------------------------------------
Part II回顾

燕山东麓的雪,比汉东来的早得多,十二月中旬,雪已经一片一片落下,望着窗外的雪花,高育良情不自禁的想起,汉东的那场大雪来。汉东地处东南,下雪多是雨夹雪,湿漉漉凉沁沁的,路上总是泥泞,不像北地鹅毛大雪,飘落之后,四周俱是洁白。所以,在汉东的人们,总是怕下雪,一下雪,裤子总要弄的脏兮兮的。在他和慧芬偷偷开始谈恋爱的第一年,那么巧,汉东的雪来的特别大,也像北方的雪,一大片一大片的落下,地上都积了起来,不少同学都很兴奋,因为第一次看这么大的雪,有的作诗,有的堆雪人,有的拍照,就像过节一样。他跟慧芬因为师生的关系,不能总在学校里见面,而且双方都挺忙,又不能见的很频繁,所以每一次相会,都会约在校门外的大树下等,再一起骑车到别的地方去。记得下雪的第一天,自己路过逸夫楼门口,看到慧芬穿着小棉袄,带着大红的围巾,小脸冻的有些红,她很少穿艳色,那条大红的围巾衬的她特别白,她在雪地和几个女生在打雪仗,让他想起诗经里“茕茕白兔,东走西顾”的句子,就觉得她像一只小白兔似的,特可爱,很想走上去摸摸她的头发,又只能一个眼神的教会,吴慧芬便会心一笑,冲他点点头。如今想起来当时的一幕,顿觉有些刺心,果然是一语成谶。
 
没关系,好在,慧芬把所有的日记留给了他,看了很多遍,仍旧看不腻,轻轻的翻到那一页,一笔端秀清丽的字。
 
“周六,大雪,昨天育良在学校看到我,示意我今天出去,一大早便跑到校门口等着,哎呀,下雪的日子可真冷,手都冻冰了。带着手套也有些扶不稳车把,他来了之后,让我把车停好,坐他的车。想起来,这还是第一次坐他的车,我坐上去的时候,他对我说扶稳了,我一开始不敢抱着他的腰,后来车骑得飞快,就自然而然的搂着了,头也靠在他背上,有个人靠着,果然暖和多了。他骑车带我去了太平南路的圣保罗堂,下雪了之后真漂亮,哥特式的尖顶钟楼在大雪的映衬下,有电影里面的味道,就觉得气氛很浪漫,他一把搂住我的肩头,说,外面转转就好,快进去,别着凉。走进去之后,下午的查经已经开始了,有人在唱诗,我们俩就坐在角落里,静静的听着。
一边看着教堂里的彩绘玻璃,一边搓着手想暖和一下,还没等我搓两下,他就一把握着我的手,我忙把手抽出来说,神佛菩萨在上头,别这样。他就刮了一下我的鼻子,凑在我耳边轻轻的说,想不到你一个新时代的大学生,不唯物还这么迷信。当时我恼了,你不迷信,那来教堂干嘛,他把头扭过去不看我,一直盯着唱诗。我心里有些七上八下的,他怎么突然就恼了,等唱诗结束了,我也不管他,就往门口走。他立刻紧跟过来,在教堂外面拉着我的手,说,我觉得唱诗挺好听就带你来看看。我说,嗯。他问我,你有跟上帝祷告吗?我说没有,又加了一句,想来你这个唯物主义的信徒肯定也不会有吧。他突然在教堂僻静的角落抱住我,悄悄对我耳边哈气,弄得人心里痒痒的,才跟我说,我当然有祷告,我一直默默祈求上帝,让你快点毕业。我靠着他肩头,傻乎乎的问,毕业了有什么好。他说的话真让人脸红,毕业了好娶你。说完了就吻我,真是老奸巨猾!”
 
翻着翻着,在放日记的箱子里,发现一个牛皮纸的信封,信封上没有落款,没有封口,打开之后倒出来,金箔糖纸一片片散落在桌子上,这么多年过去,还是熠熠生辉。每一张糖纸的背面都写了字,他看了一会儿,才想起来,这大概是他第一次送给她礼物的那盒巧克力吧,没想到,她吃完之后,连糖纸都没舍得丢掉,保存了三十多年…
 
就在带她去听教堂唱诗不久,他接到学校通知,要他去北京参加学习班,一走就是两三个月,心里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她了,想着圣诞元旦也快到了,他听人说圣诞节都要送女孩子礼物,便托朋友在上海的友谊商店买了两盒巧克力送给她。她家境并不差,可收到他送的巧克力时,开心的脸上都放光,整个人幸福的样子让他觉得特别满足。就看她打开之后,小心翼翼的剥下糖纸,咬了一小口看了他一眼,才想起来忘了给他吃,又拿了一颗的时候,自己跟她说,别拿了,省着点儿吃,我去北京要两三个月,等我回来。她愣了一会儿,把手上的糖塞进他嘴里,一下子抱住他,说,原来送我东西就是因为你要走了。他轻轻摸着她的头,傻,送你的东西是早就托人买了的,昨天才到,要走的通知是今天才收到的。她抱得更近了,用头蹭了蹭自己的下巴,好吧,那你经常给我写信好不好。他干脆的回答,好。记得,信要寄到我姐家去,别寄来学校,注意影响哈,她补充了句。

后来,去了北京,虽然学习班时间非常紧张,但他还是每天或是每两天就给她写个信,而她似乎也有说不完的话,几乎每天都能收到她寄过来的信,两个人的交流反而比平时在学校更多了。可惜,他已经不记得,慧芬写给他的那些信都去了哪儿,他写的那些,慧芬放在哪里,也已经无从得知。翻开糖纸的另一面,每张糖纸上,都是一个句子,譬如“北京的北风真大,走在街上想起牵你的手的日子”,“跑遍了琉璃厂,帮你找到了那本书”,“世界很大,多希望它很小,小到在我的世界里只有你”……他发现,这些句子都是他写给慧芬的,是她很有心的,把每一个觉得感动的句子,抄在了自己买给她的糖纸上,时过境迁,这些糖纸默默的展示着他们青春时代的故事,每一句,现在回想起来,就好像黑巧克力,甜中带着脱不去的苦涩。
 
无奈地叹口气,点起一支烟,缓缓吐个烟圈之后,又拿出了相册,她不是个很爱照相的人,在一起那么长时间,她的照片也就三册,一册结婚照,一册是家庭照,学生时代的照片就是薄薄的一本,也是他看了最多次的一本,翻开相册,看到她有一张穿着高腰牛仔短裤的照片,忽然想起,她就是穿着这个衣服跑到车站来接自己,都以为久别胜新婚,可两人当时为了这个衣服,还吵了一架。
 
他从北京回来已经是冬去春来,早春三月,车站一出来,就看到她带着蛤蟆镜,穿着白衬衣和高腰牛仔短裤,露着雪白的两条腿,站着风口里等自己。他当时觉得,慧芬这样不是不好看,只是有点儿说不出的不习惯,走的时候还是个穿长裙长裤的保守姑娘,怎么三个过去,就这么新潮了,还这么短,万一遇上流氓欺负怎么办?他三步并作两步的走上去,慧芬一把将眼镜推到头顶,笑着说,你终于回来啦,人家都等你半天了呢。他有些不好意思直说,旁敲侧击的问,冷不冷,穿这么少。她好像没听懂自己的意思,特别高兴的说,不冷啊,这个衣服是我室友的哥哥从广州买的,就买了两件,说一件给她,一件送给我了,你看,好看吗?他第一反应就是,男生又送东西给她,有点不太开心,说道,你觉得好看吗?她一边接过自己手里的小网兜,一边随意的说,我觉得有点儿像香港的款式,挺好的啊,今天来接你,特意穿了。他看着牛仔裤包裹下她展露无遗的臀线和大腿,确实很好看,好看的让人觉得不应该穿到街上,说,你好歹也是个大学生,能不学那些社会青年女阿飞吗?记得那个时候,她特别委屈的撅着嘴,生气的说,你这个大教授能不要上纲上线吗?动不动就什么女阿飞,多难听吖!学校里又不是我一个人这么穿!你觉得这样有意思吗?
 
说完,一路无话。陪他回了家,放下行李后一拧身就要走,他拉住她,劲儿使得大了点儿,一把拉进了自己怀里,搂着她的腰,说,不生气了好不好,你穿什么都好看,我不是担心有坏人嘛。就见她娇俏的一笑,用手轻轻锤了他胸口一下,哼,只要你别来闹我,就没有坏人了。美人在怀,这么娇嗔,他忍不住手从腰下滑下,掐了一下她弹软的臀,顺势吻上她的唇,还未探到她的舌,她着实恼了,狠狠地打了他一下,放开我,讨厌!说着,背起包,走到门口说,高老师,我今天社会青年了,你等我回学校换了衣服咱们再见吧!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留下他一个人在家发愣。
 
此时看着她的照片,他情不自禁的想回到从前,让故事倒流,手牵手,一步两步,一起望着天。

评论(14)
热度(30)

© 九霄云奶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