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霄云奶奶

Amusement under serious thinking.

《从那以后》 --  <芳芳的婚礼> SP01

Special Episode - The Grand Wedding


前情回顾请戳这里。

 

[INVITATION]

吴慧芬知道女儿认识Ian的时间并不长,可她一向是个很有主意的姑娘,既然说了要结婚,肯定有自己的考虑。看照片,小伙子长得很精神,虽然妈妈是华人,可整个表情和状态非常美国,感觉很阳光。她知道婚姻的成功与否,与婚前是否了解无关,她跟前夫,不就是从大学到上博士才结婚吗,又如何呢,想到这里,她跟女儿说,“宝贝,妈妈支持你,有什么需要帮你提前准备的吗?”“没有呢妈妈,我们这一次的婚礼是西式的为主,打算去夏威夷的海边,只请了家人和亲近的朋友,你要不要多休一段时间的假,请单阿姨和黄阿姨也过来玩?”“好啊,我叫她们过来你婚礼。对了,你记得要请你爸爸,不管我们怎么样,他总归是你爸爸。”芳芳有些不屑,对着电脑屏幕做了个鬼脸,“好啦妈妈,我会说的。”想了一会儿,才又说,“还有一个事儿,Ian的妈妈也是汉东人,他舅舅也要过来,安排你们坐同一个航班可以吗?”“好的,没问题,舅舅怎么称呼?”芳芳也有些愣了,想了一会儿才说,“肯定是姓王,至于名字,我有点儿记不得了。”吴慧芬情不自禁的批评了女儿,“既然要结婚了,怎么连亲戚的名字都记不住,这样对Ian不好,记住了吗?!”芳芳点点头,“妈你说的都对,幸好他家亲戚不多,我到时候全认一遍哈。我还有事儿呢,先挂了。”

 

“我要结婚了,下个月第二个星期五,有空来参加吗?”

高育良望着手机屏幕,愣了一会儿,宝贝女儿要结婚了,自己还没见过男方一次,自从和慧芬离婚之后,除了那次回国,芳芳从没主动找过他,这一次的信息,分明是已经安排好了一切,来参加也可以,不参加也随意的意思。他想了想,还是回了个信息,“好的,请告诉我时间安排。”客气中的生分与疏离,几乎像是接受婚礼邀请的领导,而不是一个父亲。随后,女儿发来了婚礼的具体时间,安排,以及建议的航班号,他转给秘书处理之后,很想问问慧芬,对于准女婿知道多少,可坐了整整一下午,也没有拨通那个能背下来的手机号。

 

月牙湖之夜过去了,她说想要专注于自己的未来,是以,再也没有主动找她。

 

[THE FLIGHT]

出发前一天,吴慧芬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是一个厚实低沉的男中音,“您好,请问是吴老师吗,我是王家舅舅,叫王大路,明天我派车去接您吧,我们一起过去?”想着毕竟是亲戚,太生分了不好,慧芬一口答应下来,并告诉了新家的地址。

 

第二天一见,发现Ian的舅舅中等身材,长得浓眉大眼挺精神的,虽然头发有点花白了,整个人的气质看上去还是稳重儒雅的,想来他姐姐也不太难相处吧。两个人寒暄着到了机场,一路上,王大路跟吴慧芬介绍了自己的家庭,他们是地道的吕州人,就是姐弟两人,姐姐八十年代出国热的时候去了美国,嫁了当地人就留下来定居了,自己则选择了下海经商,一直在做生意。吴慧芬想,既然是做亲戚,也简单介绍了一下自己的家庭,说道“我是一个姐姐一个哥哥,姐姐帮她女儿照顾月子呢,这次来不了了,哥哥大我十来岁,腿脚不太方便,所以这次就是我一个人去美国。”王大路憨厚的一笑,“那正好,十几个小时的飞机,咱们互相照应吧。”吴慧芬点点头,嗯好。

 

上了飞机,王大路帮她放好了所有的行李,她跟他致谢之后,解释说一向睡眠不好,养成了一上飞机就吃安眠药的习惯,要来一杯水,吞下两片小白片就闭上了眼睛。头等舱的座位就算再宽,旁边也不是没有人,同一趟航班,斜对角就坐着高育良,默默的看着王大路帮她要了毛毯搭在身上,心想,她怎么认识了汉东著名的企业家,而且还跟她一起去美国,不禁皱起眉来…

 

迷迷糊糊的,航程过半,吴慧芬再也睡不着,很想走走,解开安全带,站起来转身想走到洗手间,一扭头,就看到了坐在斜对面的高育良正愣愣的看着自己,女儿婚礼,绝不能伤和气,她深吸一口气,微笑着叫他,“育良,你也在啊。”高育良听见叫他,点了点头,“嗯,应该来的嘛。”忽然想起没介绍王大路,吴慧芬连忙让了让说,“育良,这位是王先生是Ian的舅舅,这次跟我们一起过去哈。”对着王大路,她大方的介绍,“王家舅舅,这是高育良,芳芳的父亲。”王大路大方的站起来,走到高育良的面前,友好的伸出手,“您好,我是王大路,我跟您好像有一次开会见过。”高育良心知他是李达康的密友,但不动声色的站起来,面带微笑,“对,在企业家研讨会上嘛。”吴慧芬见两人在寒暄,默默的离开去了洗手间。

 

再回来,发现王大路自动跟高育良换了座位,又不好问什么,只得继续坐下,从包里抽出一本书,两眼盯着书,却又什么都看不进去。人世间最尴尬的一种沉默,莫过于熟稔的不得了的两个人,明明可以你说了上句我就知道你想说的下一句是什么意思,却偏偏要装作不熟。一个小时之后,吃过飞机餐,吴慧芬觉得这样的气氛着实有点儿别扭,叫了一杯水,拿出随身的小药盒,打算再嗑两颗安眠药算了。还没取出药,就听见那个熟悉的声音在耳畔低低的环绕,“慧芬,别吃药,对身体不好。”她侧过头,对上他的眼睛,无奈的点点头,好吧。接下来,戴上耳机,开始看电影,两个小时过去,再看前面屏幕的飞行预估时间,还有三个多小时才到。忍不住撇一眼身旁的高育良,他正在看报纸,感觉到她侧头过来,他也侧过一点点,两人并排而坐,此刻近在咫尺,还是她主动打破僵局,说了说女婿的事,Ian是中美混血,长得精神,是著名药品制造企业的CTO,收入也可观。说了一会儿,高育良轻叹口气,“慧芬,我不太关心他的样貌、学历、收入,我只想知道,他会不会对咱们芳芳好。”吴慧芬云淡风轻的一笑,“婚姻的路长着呢,现在这一刻好,也保不住一辈子都好吧。”说完这句话,忽然感觉自己失言了,说好了彼此相忘,又何必提这些呢。只见高育良脸色有些尴尬,至此,一路无话,到了檀香山机场。

 

[FAMILY GATHERING]

一下飞机,王大路就接到电话,让他们三个人过了安检在Gate 38门口等,说是开车来接。一个多小时安检走完,到了约定的地点,见一辆白色的凌志停在那儿,一个笑容灿烂的长发女孩儿下车一把挽住王大路的手,说,大路叔叔这边来。见到吴慧芬和高育良,也热情的打招呼,说,“吴阿姨,高伯伯不认识我了吧,我是佳佳吖,这次是姐姐的伴娘。姐姐还在跟婚礼策划过流程,不能过来了,托我来接你们。”吴慧芬听女儿说过,和佳佳关系不错,这次请她做伴娘,笑着拿出包里准备好的红包递给她,“来佳佳,按照国内的规矩,阿姨给你封了红包,拿着。”李佳佳也没客气,接过来之后开心的一笑,带着他们坐上了车,她开,王大路坐在副驾驶,自然而然地,高吴二人并排坐在后座。

 

佳佳一路上跟王大路寒暄,说说笑笑,特别熟悉的样子,王大路开玩笑似的问她,什么时候结婚,李佳佳不愧是李达康的女儿,思路跟别人都不一样,直接的说,“要是我硕硕弟弟不是比我小十五岁的话,我早就嫁给他了。”王大路哈哈一乐,“美国有那么多帅哥,为啥要嫁给我儿子?”佳佳当后面两个人不存在一样,大方的说,“一直都想你做我爸爸吖,我妈没嫁给你是她没福气,要是有机会,做我公爹也算是爹了啊。”王大路轻轻怕她一下,“我可算是知道为什么华尔街现在金融危机了,就是你们这些从业人士,太没正行了!”高育良看着他们俩这样说说笑笑,心里特别感慨,芳芳小时候和自己的关系就是这样轻松愉快的,是后来公务繁忙,再加上跟慧芬的离婚,她就彻底当自己是外人了。

 

正想着,就到了度假村的别墅,Ian站在门口迎接他们,对王大路还好,对着高育良和吴慧芬,更是恭敬客气,从门口让到房间里,一进门,就见到Ian的爸爸妈妈都来齐了,坐在厅里,芳芳带着策划人似乎还在商量一些细节,见到爸妈和男方舅舅到了,也立刻迎过来,大家围坐在一起。Ian用不太连贯但还能听的中文,先介绍了自己的父母,他一头银发,碧绿眼眸,身材仍然维持的很好的爸爸叫做Michael,企业退休后,从纽约回了汉普顿养老;再是穿着白Tshirt和牛仔裤,长发松松扎在脑后的妈妈,她叫王大梅,还没说完就被王大梅一脸笑容的打断,“大梅太土了,你们别见笑,叫我阿May就好了。”就看到Michael轻轻推她一下,满脸笑意的说,“May flower after so many years…”王大梅拍他的头一下,笑着说,你别这么没正经好伐。接着,Ian又介绍了他弟弟,一个一头金发满脸雀斑的大男孩儿,吴慧芬正心里疑惑,就听Ian大方的说,“弟弟的妈妈这次在欧洲没过来,就是爸爸,弟弟和妈妈过来陪我婚礼。”她才知道,原来Ian的父母离婚了,可为什么,人家离婚之后,关系还能这么融洽,又不会尴尬呢。

 

到芳芳这边的时候,她简单介绍了高育良和吴慧芬,大家客气的打了招呼之后,芳芳说今晚大家好好休息一下,明天会有一个婚礼前的彩排晚宴,麻烦大家明晚七点准时出席。说完,Ian的亲人很轻松的散去了,李佳佳拉着王大路走了,芳芳拉着妈妈去说贴心话,剩下高育良一个人,站在客厅里有点儿,默默点起一支烟来。

SP02 点这里 直接看

评论(19)
热度(43)

© 九霄云奶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