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霄云奶奶

Amusement under serious thinking.

汉东版<我们结婚啦>  EP06 新手料理师到她家

 

上期回放戳这里戳这里

 

BGM:No MatterWhat - Boyzone

画外音MC爱一个人不需要说太多承诺的话,发自内心地去做一些事情,让她看到你的努力,让她真正感受到你对他的感情,会收获到真正的幸福。给心爱的人做饭,不需要华丽的词藻,不需要激昂浪漫的语言,爱在一蔬一饭间,平平淡淡才是真。

(切一小段MasterChef片头)

MC本期,我们特别邀请到了擅长西餐的米其林三星总厨Gordon Ramsay和学贯中西的刘一帆大厨同时加入我们节目前半段的新手料理培训,然后,每个男伴都需要做好一桌菜,送给自己的假想太太,看看经历过地狱厨房训练的手艺,能不能打动她的心。

 

魔性洗脑播报:本节目由别放糖别放糖,甜度就靠木糖醇的汉东八宝粥特约赞助播出!同时感谢吃螃蟹我就选吴老师的师母牌大闸蟹对本节目的大力支持!现在预订一打,就送京州反贪局局长同款蟹八件一套!送完不补,赶快预订吧!)

 

(镜头切四位穿着白围裙的汉东追妻团,再回切给Gordon并刘一帆)

刘一帆:我知道四位都是我们汉东的大领导,但是,从现在开始,我希望大家记住,在我们的厨房,唯一的领导,就是我和Gordon!而你们都在努力争取的一样东西,那就是爱。我们能够帮到你们的是,通过这半天的厨艺突击培训,提升你们在给心爱的人煮饭时的技巧。

Gordon: They say men that are willing to cookfor his wife are the sexiest. So, we would love to see your attitude show out,let us know how bad you would love to stand out. We got a prize for you…

(为阅读习惯方便,不至于总调tone,下面Gordon的所有对白都写中文)

刘一帆:Gordon说的没错,谁让我们觉得是这次培训最努力且出品最好的,我和Gordon将亲自为他的太太坐一桌菜送过去。

 

(镜头切主操作台上的一只鸡)

刘一帆拿起一把剔骨刀,一边戳这只鸡一边说,“第一环节,我们要看的,就是你们的刀工,我先来做一遍整鸡去骨,请你们认真看,然后一起开始做,我们想看看,谁做的时间最快,效果最好。”一段话说完,演示也结束了。

 

(镜头切各自操作台上的四位)

分镜一:祁同伟手起刀落,一下一下严丝合缝的解剖着整只鸡,几乎没有改刀,过程流畅的取下了全部的骨头。

分镜二:李达康举着刀的样子虽然挺熟练,但是失之急躁,特写下的一部分关节位置已经切破了,速度也很快,大刀阔斧地切着。

分镜三:赵东来出刀的速度比祁同伟慢,动作看上去更稳重,也是没有改刀,行云流水般取下了全部骨头。

分镜四:高育良拿着刀,看着鸡,犹豫了半天,按照刘一帆的演示,也没用手扶,直接单手切鸡大腿的部位,冰冻鸡都比较滑,刀子又很快,刷的一下,把自己手臂给拉了一道大口子,血唰地涌了出来…

(执行导演:哎呀!给育良书记包扎!随行医生,快上!)

 

看完了四位的操作,Gordon点着祁赵二人的作品夸奖:“两位做的非常好!干净利落!平时刀工练得扎实!”祁同伟微笑着说,“谢谢!作为政法战线的一员,我们的基本功之一,就是刀工。我们的理念就是,平时多流汗,关键时候少流血!”赵东来撇了一眼正在旁边包扎的政法委高书记,偷偷用胳膊肘捅了祁同伟的腰,祁同伟突然意识到自己似乎说错了什么,尴尬的一笑。

(花字:不如尬舞)

 

(镜头回转到主操作台)

刘一帆:新手料理师,现在,来进行我们的神秘盒任务挑战,根据我们与你们太太的沟通,神秘盒内将装有一件包含你们恋爱记忆的食材,请用这个食材作为主食材,在一个小时的时间里,创造出一道你认为最能打动人的菜。

Gordon:计时开始!

 

(镜头回切四个人同时打开神秘盒)

李达康拿到了满满一盆的海蛎子;

赵东来的是一篮子鸡蛋;

祁同伟面前是好几个窝窝头;

高育良看到有些傻眼,面前堆着小山包一样高的白砂糖;

 

刘一帆问Gordon:“你觉得谁拿到的神秘盒最简单?”

Gordon:“我会比较偏向于牡蛎,我们盒子里的牡蛎是从法国运过来的,本身味道就很好,做前菜的话可以做bloody maryshooters,如果做主菜,简单的炸一下,配salsa酱,或者是焗烤,都能带出不同的浪漫味道。”说完又问刘一帆,“你呢?”

刘一帆看了看说,“我觉得白砂糖也不错,因为女生一般都喜欢吃甜点嘛。我会烤一个简单的蓝莓派,再做一个泡芙塔。”

 

两人一边说着,一边看着大家紧张的准备。

达康书记最淡定,打了一大盆水煲滚,先是那刀把牡蛎厚厚的壳全都拆掉了,然后取出白嫩的肉,一次性全下到开水里,汆熟之后漏勺舀到盘子里,盛了一小盘酱油放在油碟。十五分钟不到,就举手示意做好了。

Gordon和刘一帆都尝了一个,刘一帆先问:“牡蛎的做法很多,中餐的话,蒜蓉烤,煎蚝烙,生滚粥都可以,怎么想到只是白灼一下?”李达康接道,“这样最快最简单。”Gordon补充说,“火太大,煮的时间过久,老了。而且你的摆盘太难看,堆成一坨,影响散热。压在中间的那些,时间久了,口感会老而且渗水。这是给你心爱的人煮一餐,全身投入才是一种尊重。”

 

再看祁同伟,熬了一锅小米粥,正在切咸菜;另一边的赵东来,正在拿着心形的模具煎鸡蛋,还不忘看看烤箱里的吐司片。高书记这边,根本没开火,洁白的餐盘上堆着山包一样的糖,拿着肉桂条一根一根的小心嫁接着,拼成树干和树枝的形状,再用枸杞穿上小牙签,扎在肉桂上面,最后,小心翼翼的在树上撒上白糖粉,状如白雪红梅。

 

Gordon:Time’s Up! 请带着你们的作品一一上前!

第一个是祁同伟,一锅小米粥配着几个窝窝头,一碟咸菜,Gordon看的直皱眉,刘一帆尝了一口,不置可否的表情说,谢谢你的参与。第二个是高书记的作品,小心翼翼地端上来,刘一帆先问,摆盘不错,请介绍一下这是什么菜?“我看一堆白糖像小山一样,就做成了雪山的形状,然后配上树枝和树干上的枸杞,构成雪中梅花的样子,取的是桃未芳菲杏未紅,沖寒先已笑东风的意境。” 你的摆盘是四个人里面最好的,但是整道菜如果都不能吃的话,我不知道应该如何评价你的作品,毕竟我们是厨艺培训,谢谢你。

最后是赵东来的作品,白色餐盘上摆着两个心形的鸡蛋,烤的金黄的吐司,还配了手工切细丝的卷心菜沙拉和两杯咖啡。Gordon尝了一口,赞到不错,吐司烤的正合适,厚度也好;刘一帆切开鸡蛋,嫩的流黄但又不过生,笑着说,恭喜你,你是这一次挑战的冠军!Gordon补充说,你整套搭配拿去餐厅卖都没问题,很好!我和一帆将为你太太特别定制一桌菜,送去给她惊喜。

 

MC:在经历了紧张刺激的厨艺培训之后,我们的四位男士,将带着自己的爱心料理,前往太太的家,给她们来一个特别的惊喜。

 

(镜头切欧阳菁在帝豪园的家)

欧阳菁和王大路两个人坐在宽敞的皮沙发上,面前的茶几已经摆满了夏天常吃的小龙虾,毛豆花生,切好的西瓜和一打冰啤酒,还没吃,就听到门铃响了。欧阳菁用纤细的手指剥着小龙虾,手肘碰了碰旁边的王大路,”是不是快递啊,去门口看看。“王大路走到门口,打开门,就见到端着几个食盒的李达康,两个人都尴尬的愣了,还是王大路先回过神来,”李书记,请里面坐。“

(右下角如意贴:上京西到家,清凉消夏小龙虾,一键直达带回家)

 

把李达康让进来之后,欧阳愣了一下,“这么晚了,过来有事儿啊。“李达康看了眼王大路,慢慢地说,”给你拿点吃的,不知道你有客人。“欧阳招招手,”来都来了,坐吧,大路也不是外人,一块儿吃呗。“李达康瞟了王大路一眼,眼神十分复杂,又有些一闪而过的凌厉,没说话,把食盒放在了桌上。

 

(镜头转至陆亦可的家)

赵东来在门口敲门,听到铃声,吴法官立刻从沙发上站起来去开门,见到是赵东来来了,满面笑容地接过他手上的食盒,”赵局长,你看,来家就来呗,还麻烦你带菜,这多不好意思。”望陆亦可的方向叫了声,“亦可,赵局长来了。”说完,又忙着跑到厨房给赵东来去倒茶,陆亦可看着她,一脸无奈,让赵东来在客厅坐下之后,不好意思地说,“怎么到家里来了?我妈我爸在家呢。”

 

赵东来一边打开食盒,一边说,“没关系,我做了挺多的,叔叔阿姨也够吃的。”陆亦可看着他拿过来的菜,都是精心准备的,有些小感动,皱了下鼻子说,“我妈在家,一会儿她肯定会叨叨你个没完,哎,吃个饭都吃不好。”赵东来递双筷子给她,笑着说,“没事儿,阿姨也是刀子嘴豆腐心,你尝尝我弄的红烧肉好不好吃。”

 

(镜头切吴老师的家)

门铃响了,吴老师去开门,见是高育良,有些吃惊,“你怎么过来了?”

高书记站在门口拎着食盒,“我做了菜,想着你爱吃,就拿过来给你。”

吴老师一面把他让进去,一面说,“你会做菜啦?最近学的?”

高书记点点头,“嗯。”

 

吴老师请他坐在厅的沙发上,她的家不大,二层的loft,没有饭厅,一张茶几对着电视,旁边是日式榻榻米的茶桌,装修风格也是日式的,温暖的米色和原木色,收拾的整整齐齐。

倒上两杯茶之后,顺手打开食盒,看到里面竟然是大煮干丝,有些惊讶的问,“怎么做的这个?”高书记喝口茶,笑着说,“你不是爱吃吗?”吴老师夹起来一筷子来,豆腐丝切的粗粗细细完全不一,吃下去,夸了句,“鸡汤挺入味的。”递过去一双筷子,看到高书记的手上,已经有了深深浅浅好几条划痕,有些埋怨的说,“干嘛要自己做这么复杂的刀工菜,又做不好。”高书记看着她,有些不好意思的说,“以前都是吃你做的菜,这次煮给你吃,才知道做饭真的不容易。”吴老师笑着站起来,“我去给你拿点云南白药擦一下。“

 

(镜头转高小琴的山水庄园大别墅)

祁同伟拿着两盒自己做的沙拉走到厅里,微笑着看高小琴练瑜伽,练完之后,给她递过一条毛巾,“擦擦汗,吃饭吧。做了沙拉给你吃,吃不胖的喔。”高小琴笑着说,“谢谢,我还不饿。”顿了顿又说,“你要不要先一块儿来练一下瑜伽啊。”祁同伟轻轻摇摇头,“大老爷们儿练什么瑜伽啊!”高小琴走到他身后,轻轻地把他两只手臂往后拉,“你很僵硬诶,快点练一下吧。”

 

(镜头切回至陆亦可家)

吴法官一直看着赵东来乐,微笑着说,“赵局长,你还会做饭,真是太好了,我们亦可就是不会做饭,但是洗衣服擦地还是挺能干的。”陆亦可有些无奈地说,“妈,你跟人家赵东来局长说这些干嘛啊。”话音未落,就听旁边陆亦可的爸爸接着说,”赵局长,小女自来顽劣,脾气不太好,您多包涵啦。“顿了顿,又说,”我听我一个老战友说,锦江饭店的宴会厅很大很漂亮的,就是不好订,要订的话,得提前大半年的。“陆亦可看了眼赵东来,”赵局长,我想下楼买个雪糕吃,你陪我下楼买一下吧。“

 

几乎是夺门而出的走到楼下,陆亦可拉着赵东来说,”真对不起,我爸我妈就这样,你别往心里去。“赵东来笑着看她,眼神有一丝狡黠,”你是喜欢锦江饭店呢,还是阿姨说的那个京州大酒店啊?“陆亦可没接话,拉着他走进旁边的便利店,在冰柜前挑了半天,问:”你说我是买红豆炼奶的呢,还是吃香芋忌廉的啊?“赵东来把两只都拿起来,说”都买,你吃不下的给我吃就好。可惜了,本来Gordon大师给你做了巧克力熔岩蛋糕,你这一出来,估计也凉了。“陆亦可看着他,有些感动的抽了下鼻子,”你别对我这么好行吗,我不习惯。“赵东来一边给她剥开红豆冰的包装,一边说,”喜欢一个人,当然要对她好,吃吧。“

 

(镜头切帝豪园内)

李达康拿出自己的做的蚝仔煎之后,王大路感觉情况不对,欧阳跟他说过,当年李达康给自己敲了一夜海蛎子的事儿,他知道,李书记早就不下厨了,这次做这个菜,自己夹在中间着实是不应该,穿上外套就准备走。还没到门口,欧阳叫住他,”大路,别着急走啊,难得李达康做了菜,来你们俩好朋友也应该一起喝点儿嘛。“说完,又看着李达康,”人家大路当年帮了你那么大的忙,你还不应该好好谢谢人家啊。“说着就把一瓶啤酒塞进了李达康的手里,李达康举着酒,尴尬的看着王大路,”大路,谢谢你啦。“说完,咕咚咕咚地喝了一整瓶,王大路见状也只得陪着干了一瓶。欧阳看他们喝完,又对王大路说,”大路,他这些年也不容易,作为老朋友,你们今天正好多喝点儿。”

(字幕: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已是深夜)

李达康和王大路两个人都喝多了,一起瘫倒在欧阳客厅的大沙发上,剩下欧阳一个人拿着扫把,清理着所有的虾壳、花生壳、毛豆壳和啤酒瓶,擦干净桌子之后,拿起那盒蚝仔煎,默默的吃了一口,微笑着盖上盖子,放进了冰箱里。

 

(镜头转切祁琴CP

祁同伟跪坐在瑜伽垫前面,高小琴坐在垫子后面,双脚伸直抵住祁同伟的背,双手拉着他的双臂向后,整个人呈U字,向后展开着肩颈,一边拉一边说,”同伟你的脊柱好僵啊!还说想不练啊!“祁厅长的表情既痛苦又无奈,”我做了沙拉拿过来,你就不想吃点东西,喝个红酒吗?“高小琴把他的手臂拉得更近了,一边说,”你觉得我的身材是靠吃东西吃出来的吗?!太晚了,放冰箱,明天中午吃。别转移话题,快,一会儿还要再做十组小燕飞,治一下你的颈椎。”

 

(镜头回放到吴老师家)

对着温暖的灯光,吴老师拿起高书记的手,小心翼翼地帮他擦着云南白药,一边擦一边问,“怎么这么不小心啊。”高默默的低下头,有些不好意思,“刚学会怎么用刀,肯定免不了磕碰一下嘛。”吴老师没答话,耐心的帮他擦好药,重新包扎了一下,放好药回来,已经坐到另一角的沙发上,两人之间又保持了一个礼貌的距离。

 

高书记看着她问,“你不吃了吗?”

“不知道你要来,我已经吃过了。你还没吃吧?要不我给你热热。”

说完,去厨房把干丝重新加热,又煮了一碗面,递给他的时候说,“不好意思,煮的急了一点,面芯可能有点硬,你将就吃吧。”

高书记先是夹了一筷子自己做的干丝,吃完之后,又捧着面吃了一大口,之后说,“慧芬,还是你煮的最好吃。“

听他这样说,吴老师微微一笑,温柔地说,”又哄我。“

 

结尾BGMI Do - 911

MC做饭的男人最性感,生活就是点点滴滴的琐屑间过去,下一期,我们将开始太太代班的一天,让太太们也能换位体验一次,先生们上班的环境和感受。

------------------------------------------------------------------------

写的超辛苦的啊,累死本奶奶了,感觉EP05的热度比之前几期都低诶,有一点更不下去了。

评论(52)
热度(82)

© 九霄云奶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