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霄云奶奶

Amusement under serious thinking.

汉东版 我们结婚啦 EP07 太太代班的一天


片头BGM: Countdown to execution – DavidBuckley

太太们职业装剪影MV字幕:

残酷世代/置身千次竞赛/才学会自强忍耐

群众喧哗太纷扰/谁有听到我心跳/

能做个淑女/为何偏偏什么都自己一肩挑

已习惯每天加班的工作/怎么仍然寂寞

在夜静望天空/想逃离却不能逃离围城的束缚

 

画外音MC: 女性主义发展到今天,男女平权运动仍在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在本次节目中,我们特别邀请四位在各自本职工作中已经取得颇多成绩的太太,来给假想先生代班,体验一下不一样人生的感觉。

 

魔音洗脑播报:本节目由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大风制衣厂特约赞助播出!618,理想身材买大风!现在买满1000就送达康书记同款营养早餐一份!先到先得,送完为止!另外,特别鸣谢汉东省委省政府及京州市委市政府对本次拍摄的大力支持!)

 

(字幕:出门上班前的叮嘱)

分镜一:祁同伟搂着穿全套警服套裙,玲珑有致的高小琴,亲昵地在她耳边说,你这么好看我舍不得让你去上班了怎么办。高小琴笑着推开他,乖,别闹,今天我可是带着枪呢!说完,套上黑色的Jimmychoo基础款出门了。

 

分镜二:高育良看着一身白西装,正在镜子前面带珍珠耳环的吴慧芬,默默递过公文包,吴老师…话还没说完,吴侧眼看了他一瞬,我今天是吴书记。高一时愣住,话还没说完,吴指了指茶几上的保温杯,茶递我。接过茶,门厅穿上鞋,头也不回的上了专车。

 

分镜三:陆亦可穿上整套的警服,本来的英气更添三分,赵东来在旁边递过帽子,一边说,亦可,今天要是遇到什么棘手的事儿,你随时打给我哈。陆亦可仰起脸,我一个堂堂京州市公安局长,能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儿吗?!一手接过帽子扣在头上,开上警车就走了。

 

分镜四:李达康对着穿红衬衣,黑色小鱼尾西装裙,正在化妆的欧阳唠唠叨叨个不停,京州的财政划拨会你要盯紧了,然后要开常委会别露怯,常委会结束了还要去光明峰盯招商,晚上你再捋一捋所有的文件,跟我汇报一下。欧阳擦上唇膏瞪了他一眼,有完没完啊,今天我是市委书记,还用得着跟你汇报?!

 

(镜头切汉东省警察厅)

高小琴穿着高跟鞋沿着楼梯上二楼,办公楼里所有的男警员都探出头来,妈呀,新厅长才是真正的厅花呢,怎么长得这么好看!高小琴办公室刚坐好,秘书就过来说,厅长,今天上午的文件我先放在这里了,您看看,有哪些能批的就帮忙批了吧。

 

(镜头转到京州市市委办公室)

长桌上坐着京州市各位区长,并新上任的欧阳书记。

燕塘区的郝区长第一个发言:书记啊,你看是不是今年给我们区多批一些费用啊,我们区是京州市郊面积最大的一个区,这很多群众吃饭还成问题啊。

话音未落,长安区的曹区长接过去:书记,我们区在老城,危房改造、道路拓宽并旧楼翻新的费用去年财政就是赤字,今年要不是多划拨一点儿,这些工程真的干不下去了…

除了光明区孙区长,大家都是在七嘴八舌哭穷的,一群大老爷们,蛤蟆吵坑一样,哇啦哇啦,欧阳实在受不了了,一记凌厉的眼神扫过全场:各个都跟我哭穷,要资金,可到现在,我也没看到一份完整的下半财年规划方案!看不到预估明细,收支平衡表,这个会也没啥开的意义,先准备所有预算明细,使用前后差额预估不得超过5%,想好了再开,散会!

 

(镜头切到省委办公室)

“这是您今天的行程安排。”吴慧芬刚坐进办公室,秘书就递了过来。

看了一眼,除了常委会,其余时间都写的是,学习文件。

这,分明是高育良事前安排过,什么也不做,怕她出错影响他吧。

于是,吴慧芬打开了高育良的电脑,整个桌面空空如也,也是,这样的工作电脑,还上不了外网,能存什么东西,又默默的玩了会儿手机,抬眼看表,九点半,离下午下班还早着呢。不同于在学校时候的忙碌与充实,突然闲下来好无聊,她现在一个政法委书记,总不能跑到楼道里去瞎逛吧,她发现高育良有个保险箱,就放在书柜的隔层里,好奇心驱使着她开始试着打开这个箱子,输了几次数字,全错,又试了一次,竟然打开了。

 

(切吴老师特写,访谈)

MC:您打开保险柜,找到了什么?

吴:是我女儿小时候,我们一起拍的一些照片,还有我女儿的奖状。

MC:箱子的密码我看您试了几次,最后对的数字有什么纪念意义吗?

吴:之前试的几个都是生日,都不对。对的那个数字,是纪念日。

MC:看到他保留这些感动吗?

吴:还好,说明女儿在他心里还有一定分量的。

 

(镜头转切到京州市公安局)

陆亦可刚到公安局,就见到一群人在指挥中心盯着大屏幕,“发生什么事儿了?”局长,京州周边的农村信用社普遍安保措施未能跟上,已经有三五个信用社在过去的两周里被抢,只是现金,金额在十几到三十几万不等,毕竟是小信用社,流水不大。正当我们立案侦查的阶段,这伙人可能觉得连连得手,有恃无恐,冲到京州城市银行去抢劫了。

“银行现在的安保做的多厉害,不都已经升级成钢化玻璃,还有一键报警措施啊。”

“是…但是今天不是换班嘛,就…李书记去了城市银行,正在外面转悠的时候…可能劫匪在电视上常看见他,就被绑架了…”

陆亦可一拍桌子!“什么!绑架省委常委!电话立刻给我接省厅!”

 

(高小琴拿起电话特写)

“什么!李书记被人在京州银行前面绑架了?!绑匪什么条件?要多少钱?我先给垫上?”

“你能先过来我们指挥中心一趟吗?这不是钱的事儿,我们见面谈。”

“好的,我马上到。”

 

(时间一分一秒紧张的过去,常委会上)

沙瑞金正在一本正经的谈如何在新形势下搞好党风政风社会风气的建设,欧阳和吴慧芬并排坐着,听得有些无聊,吴慧芬一边听,一边在笔记本上画工笔仕女图,看起来像是多年的功底,她落笔很轻,面部和手部都用细线勾出,同时在面、手,足的用笔上,也采用极圆润匀匀线描,衣衫都是明制,虽然了了几笔,衣带部分的游丝描画的衣袂飘飘。

(切本子近景,是一个美人倚窗独眠的场景)

仕女图画完,她轻轻往欧阳那一侧挪了挪本子,手肘碰了碰在打瞌睡欧阳,欧阳会意醒转,看到本子上的仕女,冲她不好意思地低头一笑,拿过笔,在自己的本子上画了个简笔的小花猫推过去。吴慧芬还没看完,就见白秘书走进会场,在沙书记旁边耳语了几句,沙瑞金停下发言,说,出现了紧急情况,欧阳菁和吴慧芬留一下,负责安保的副省长留一下,其他人先散会吧。

 

吴慧芬连忙合上本子,打起精神听,就听沙瑞金讲到,接最新通知,李达康在京州市城市银行总部门口被绑匪给绑票了。听完李达康被绑,欧阳似乎懵了,人都木了,吴慧芬搂过她的肩膀,欧阳,没事儿的,你先震惊不要慌。我帮你去指挥中心问问。

欧阳像是回过神来,站起来说,不行,我要去找李达康。说完就夺门而出。

 

(镜头转切京州市公安局指挥中心)

高小琴靠着桌子问正在盯着大屏幕监控的陆亦可,“这冤有头债有主,你说他们为什么不抢银行要冒这么大的风险去绑架一个领导呢?”陆亦可看了她一眼,“这伙人是京州市郊的农民,因为农业用地被征用,觉得没有得到合理的补偿,开始抢信用社,屡屡得手后,来银行这边碰运气,看到李达康书记,自然把怨气全撒到政府身上了。”

“绑票总归是为了得到些什么,时间过了一个小时了,他们也只是架着李达康的脖子,并没有撕票,可见他们是愿意谈判的。”

“我已经派出了两拨谈判专家去谈了,都是无功而返,他们说,要政府提供合理的补偿,钱都开到一个人500万了,还是不行。”

高小琴披上外套,“这么着不行,你这些谈判专家不靠谱,我去谈吧。有时候,谈判的核心技巧不在于谈钱,在于要让别人看到你的诚意。”

 

正说着,吴慧芬从外面走进来,看着她俩,说了句,“赶快跟我去现场,谁也拉不住欧阳,她自己跑过去跟绑匪谈了。”

陆亦可大声吼了句,“她去干啥!这还不够乱吗!绑了一个不够,还要绑一对儿吗!”

 

(京州城市银行门口)

欧阳菁冲着绑匪吼道,“你不是要绑行长吗?!我来了,你放他走!”

被一个蒙面绑匪架住脖子的李达康低沉的吼回去,“欧阳,快走!别过来!相信政府!”

“不行,凭什么绑你啊,冤有头债有主,你们跟银行有什么贷款纠纷,你来找我这个主管信贷的行长!”说完,就要往绑匪占据的角落里走去。被两个警员一边一个一把拉住,她还在拼命的挣扎,正在这时,陆亦可她们的车到了,她一个箭步冲过来,搂过了欧阳的腰,“关键时刻你别冲动,你在这里不利于我们解救人质,你懂吗!”说完,跟旁边的警员一起把她架回了警车里。

 

高小琴想走到前面的时候,吴慧芬拉住她,“穿着三级警监的制服走到前面怎么谈啊。”高小琴听完,默默脱了外套,穿着衬衣和吴慧芬一起走到了绑匪的面前。

笑着说,“大兄弟,你看你有什么条件可以尽管提,你这样绑着他,咱们反而不好谈。要不,你先放了他,我们到这银行里面沏壶茶,慢慢谈。”说完,轻轻捋过披肩的长发,笑得更甜了,“你看,你们忙了一早上,也没吃中饭,你让他走开,我们吃点点心再谈也好啊。”

 

绑匪看着她这样,表情有些迷茫,像是在问,从哪儿冒出来的人。

趁他在想的空档,吴慧芬立刻把话茬接了过去,“你这样搂着他,他也难受你也难受,你能告诉我们,你究竟想要什么吗?”

绑匪的同伙从后面拿着砍刀冲到前面,“你给我推后,你们都给我推后,不要靠过来!”

吴慧芬拉着高小琴后退了几步,就听绑匪吼道,“公道!还我们公道!”

“汉书上提过公道这个词,说的是‘如是,则庶事理,公道立,奸邪塞,私权废矣。’如今清平世界朗朗乾坤,没有什么问题是不能解决的,只说公道未免泛泛了。何为之公,所谓天下为公,说的是公器,黄节在李氏焚书跋里写过,夫学术者天下之公器,王者徇一己之好恶,乃欲以权力过之,天下固不怵也……”一字一句,她都说的很温柔,还看着绑匪的眼睛,像是在授课似的。

没上过两天学的绑匪都听愣神了,每个字都是中国字,连在一起又像是听不太明白。

正在犹犹豫豫的这一瞬,旁边的陆亦可早就部署好了,一声令下,啪啪两枪,正击中了为首的两个绑匪,一排防暴警察鱼贯而入,拉走了李达康书记,并制服了剩下的两个绑匪。

 

(长镜头,切祁厅长冲进人群)

三步并作两步的跑到高小琴中间,生气地说,“谁让你跑到人堆前面逞英雄的!你知不知道你刚刚有多危险!”高小琴耸了耸肩膀,笑着说,“我今天是警察嘛,救人本来就是我应该做的啊,何况,我救的还是李达康书记,说出去,多有面子啊!”祁厅长听完,没说话,一把抱住她,“不许再这样了知道吗!”高小琴在他怀里点点头,“嗯。”

 

(被救下来的李达康刚走到欧阳菁身边)

看她哭的眼睛肿肿的,有点心疼的说,“哭什么,我这不是好好的嘛,你要相信政府相信党嘛。”欧阳锤了他一拳,“你没事儿跑到银行门口干什么啊,你浪的啊!”李达康委屈的说,“我这不也是想帮你看看银行这边的工作嘛”,欧阳又打了他一拳,抽泣着说,“我的事儿要你管啊!你连自己都管不好。”

 

(吴老师一身轻松地坐回了专车)

就见旁边坐的是高育良,愣了一下,“你怎么来了?”

“来看你到处给人家上课啊,学习学习。”

“那倒要请教,这次我讲的怎么样?”

“听的人心惊胆跳的,比你之前的给学生讲的东厂十大酷刑还吓人。”

“是吗?我怎么不觉得。”

突然被握住手,转头对上她的眼睛,“慧芬,我听害怕了。”

 

(镜头切回深夜的京州市公安局指挥中心)

市委书记被绑架,这么大的事情,京州市公安局局长赵东来和代理局长陆亦可,哪儿有时间休息,正在通宵整理案情,忙着梳理线索,按个排查,一夜未眠。

 

片尾BGM:Alicia Keeps her cool

我们下期再会~

评论(57)
热度(96)

© 九霄云奶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