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霄云奶奶

Amusement under serious thinking.

最后一夜 [高吴] 短/完

手机码字,断断续续睡着了三四次。
anyway 祝各位食用愉快。
----------------------------------------------

他心情很糟,连续一个礼拜,每晚都在家刨地,一遍又一遍。
她坐在客厅,摊一本书在腿上,一个字也看不进去,等他。

总算是做完了,倒过一杯茶,手微微有点抖,端着茶犹犹豫豫,“有个事....”
“都这个时候了,还有什么事不好说。”
“校办的人通知,纪委田书记明天要找我谈话。”说完把茶递过去,大概是心慌,没端稳,一杯茶泼在他手背上,深褐色的茶汤溅了一地,洁白的骨瓷杯摔了个粉粉碎。
她连忙到吧台拿过来干手的毛巾和木瓜膏,牵起他的手,毛巾轻轻蘸干了所有的热水,挤出一小节木瓜膏,食指轻轻柔柔的在他手背推开,薄而均匀的擦了一层。一切都做好,抬起头,才发现牵了他的手,不好意思地赶快放下了。

有些尴尬,低头看见一地的骨瓷碎片,忙蹲下来捡,他也蹲下来找,沙发和茶几间的缝隙本来就窄,同时蹲下的两人摩肩继踵,害她心跳得更快了,一片片捡起,忽然一下,一片碎瓷划破了中指指腹,殷红的血一点点渗出来。
他没说话,牵过她的手,把她的中指含进了嘴里,吮吸片刻,拿出来之后发现她耳朵根都红了。“田国富的事情你不要操心,我的事跟你无关,记住了吗?”
她侧过脸,眼睛躲避着他,“知道了。”说完站起来,去吧台丢垃圾。

蹑手蹑脚地跟去,等她倒完垃圾刚洗完手,一把环住她的腰,头埋在她的肩上:“跟她好好过。”
她默默的流下泪,忍住了放声大哭的冲动,抽了下鼻子,好字还是出不了口。
一只手牵起她的手,从背对面,到面对面,环着她的腰,两个人间距离不到五公分,见她腮边泪痕,他也情不自禁红了眼睛,再说不出话来。
她忽然上前一步抱紧他,什么也没说。

好久没搂她了,胖了点,深深地闻她头发一下,三十多年,还是那股简单的多芬牛奶味。他用力揉了揉她的头发,看着蓬松的头发手一摸感觉那样少,那样薄,在心底里叹口气,想想自己,头发都白了,就像辛稼轩词里写的,敧枕婆娑两鬓霜。

有头摸下去,捧起她的脸,幽黄的柔光下,鱼尾纹都不甚明显了,想起她说过的,你帅,但是也老了,有些心不甘心,吻上了她的唇,她忽然用全力推开他,晃得他有些踉跄,“别这样。”

一时不知怎么接下去,看着这样的她,既熟悉又陌生,他盯着她的眼,“我爱你”。
“你爱我,但是不喜欢我。只可惜,今夜,你不能跟你又爱又喜欢的人在一起。”
说完,理了理头发,给他重新倒了杯茶,“夜深了,早点睡吧。”

-----------------------------------
@青铜 关于我爱你问题的思考如上文

评论(18)
热度(19)

© 九霄云奶奶 | Powered by LOFTER